【林忌評論】奧運民族主義的玻璃心


2016.08.08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com-quote620.jpg 林忌評“向孫楊道歉”事件(法新社圖/粵語部製圖)

澳洲泳手賀頓暗諷孫楊服食禁藥,再次激發中國那些受民族主義洗腦的網民「小粉紅」的玻璃心,竟去賀頓的Instagram洗版,要求賀頓向孫楊道歉,要不吃藥的人,向吃藥的人道歉,不是由吃藥的人道歉,這就是今日的中國,也這就今日在中共洗腦之下,中國人所擁有的「中國邏輯」。

事實真相就是,孫楊於2014年5月17日,被檢出尿液樣本含有禁藥Trimetazidine,中國泳協不但沒有以世界反興奮劑條例所規定,在20日內立即公佈及處罰,竟把消息拖延公佈6個月,而且更不似其他國家般禁賽1-2年,而是短短的3個月,而且剛好把停賽期設在亞運會比賽前,令孫楊得以剛好趕及亞運會奪得3金1銀,於是引起世界反興奮劑協會(WADA),以至國際泳壇的一再質疑。

客觀事實即中國以政治手法,去處理孫楊的禁賽問題,也因為中國的「舉國體制」,令事件既不透明,也不可信,引致孫楊自稱「誤服禁藥」的可信性,就有如大家對「中國製造」的可信性一樣,是作為了「中國人」的原罪;至於被賀頓嘲諷,如果說的是事實,孫楊是自食其果;如果是「誤服」,那麼自己根本就沒有,怕甚麼別人「嘲諷」呢?別人只是攻擊服禁藥的選手,孫楊心中沒有鬼,何不一笑置之?

更可笑的是,中國游泳協會竟代孫楊出頭,向澳洲泳協發抗議信,聲稱賀頓言行損害「中澳泳壇感情」、「影響澳洲運動員形象」而要求道歉:「我們關注到這兩天澳大利亞游泳運動員賀頓惡意進行人身攻擊的惡劣言行,我們認為他的不當言論極大損害了中澳游泳的感情,有損澳大利亞運動員的形象,是一種缺乏質素和教養的表現。我們強烈要求該運動員做出道歉!」

然後澳洲泳協則回應說:「賀頓有權發表自己的看法,在團隊價值中(ASPIRE)中,字母E代表 Express yourself¬──自己的睇法,這是他的權利。他只是支持廉潔的運動員,這是他的信念。」──這對於中國「小粉紅」來說,絕對是「二次傷害」了──在澳洲,人人都有權發言;在中國,人人則只有權發表親政府,或政府認可的言論,那麼澳洲泳協是否又在嘲諷中國?澳洲泳協又是否有需要,再向中國道歉呢?

粵語有云:「面係人地畀,架係自己丟」,輸了比賽就大方承認與祝賀對手,把平日欺負香港欺負台灣的手法,改到去針對澳洲的選手,澳洲當然就不用當一回事。由八年前「何可欣一年大三歲」等一連串「造假」,世界各國對中國橫蠻無理的包容度愈來愈低,民族主義的興奮劑,只有助中共政權在各地繼續欺壓人民。這樣的國家,愛來作甚麼呢?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