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忌評論】立法會的支那論戰


2016-10-17
Share
com-quote620.jpg 林忌評立法會的支那論戰。(法新社圖/粵語部製圖)

香港立法會的鬥爭出現新的一頁,10月12新上任的立法會議員宣誓儀式上,青年新政的游蕙禎與梁頌恆,首先展示Hong Kong is not China的頸巾,再把誓詞中的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讀成People's Refuxking of Chi-na,然後一眾土共與「愛國」及「愛黨」的民族主義者,瘋狂圍而攻之,無限上綱拉去「全球華人」,要求道歉云云。

第一個問題是有關誓詞本身,再一次傷害人民感情的,是1997年政權移交之前,香港立法局議員的誓詞,就是簡單的三句:「本人必定維護香港法律,並且必定以立法局議員身份,衷誠而確實為香港市民效力,此誓」。然而自從所謂「回歸」之後,議員就不再為香港市民效力,而變成要向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效忠」──誓詞重複了三次「中華人民共和國」,有如愛共國的魔咒──『我謹此宣誓:本人就任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會議員,定當擁護《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盡忠職守,遵守法律,廉潔奉公,為香港特別行政區服務。』

因此最基本的問題,就是為何在「殖民地時代」,英國政府不需要香港立法局議員對英國效忠?早在三十幾年前,1986年香港未有任何直選立法局議員,英國政府已經不需要香港的議員效忠英女皇;可是這個不斷破壞自己法律,其官員也從未尊重過共和國本身,只是中共一黨專政所建立的國家,卻要強迫香港人做英國也不敢做的事情;也難怪英治年代的官守議員以至「保皇黨」,都仍然關心香港市民的利益,而今日的「特區」的建制派立法會議員,從不關心香港市民死活,事因效忠對象不同也。

第二是青年新政兩位所攻擊的,是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本身,即中華人民共和國,而非中國,更非中國人;比起親共的「愛國愛港」份子──澳洲籍的馬恩國大律師,在立法會上高談「Fuxking Chinese」不同,前者即對準政權,後者卻是攻擊中國人;然而從這次爭議所見,華人的「差不多先生」對號入座,那些口說「愛國不愛黨」的人,卻竟然比共產黨更早去扭曲青政兩位的言論,把攻擊中共國,說成是攻擊中國人,再次證明所謂「愛國不愛黨」,根本他們自己也不相信;舉例說,有人侮辱蘇聯,不代表侮辱俄羅斯國,更不代表侮辱俄羅斯人;偏偏很多口說要分黨與國者,卻把中共國等如中國,說明了「愛國」,其實就是「愛中共國」。

第三是支那只是音譯,所謂「歧視」或「侮辱」的含意,由始至終都是以訛傳訛,本為日本區分山陰一帶的「中國地方」,或對美國譯為「米國」,以音譯新的名稱而已;變成了侮辱的詞語,是來自戰爭期間的敵對;中國人最莫名其妙的,就是有「被迫害」與「被歧視」的妄想症,Englishman不是歧視,但Chinaman就變成了歧視;China的譯音支那也變成了歧視,那麼China本身又是否歧視?經過中共國的醜化,China如今在全世界的臭名遠播,早前日本報導過,一些中國貨為隱瞞自己來自China,更把來源地改為 Made in PRC,以圖令不清楚中共國名的人搞不清楚;中國為何要用外人強加的英文名?為何不改名做Zhongguo?難道是歧視其他非洲的兄弟如Zambia或Zimbabwe嗎?

第四是梁頌恆之所以當選議員,正是因為中共曲解法律,迫害梁天琦的「港獨」立場,禁止其參選;亦因此梁頌恆等是以此作為反擊,也防止中共再次曲解法律,令他們失去議席;當他們被迫要有如大陸的維權人士,以「擦邊球」方式去抗議時,竟被香港那些自命左翼的民族主義者,攻擊他們「敢作不敢認」,難道是希望港共再次濫權,令他們失去議席,然後民主派又要哭訴會因此失去「關鍵少數」嗎?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