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忌评论】香港警察袭击清真寺 射水炮说成保护

2019-10-2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香港市民已经习惯了,警察已经变成一队日日说谎的团队,最新的「丰功伟绩」,是派水炮车故意停在九龙尖沙咀的清真寺正门,对著一群南亚社群、立法会议员与记者,发射蓝色水炮;当中最有代表性的一位,是曾在7月20日撑警集会上,曾发言支持香港警察的印度协会前主席毛汉禇简宁(Mohan Chugani);毛汉事后接受访问时,清楚说出当时清真寺门前没有任何一个示威者,质问警察在射谁?以往他相信香港警察,从此无法相信。

在警察以蓝色柒料攻击清真寺过后,大批香港市民与黑衫示威者,一齐自发清洁清真寺;在清洁完成后,警方「贼过兴兵」,于晚上九时多,派员去清真寺「解释」,以及手持毛巾「扮作」清理五分钟;而特首林郑月娥,更于事发后翌日,与警务处长卢伟聪,亲自前往清真寺道歉;毛汉接受访问,亦指特首林郑月娥,曾致电向其道歉了15分钟,亦指建制派的立法会议员郑泳舜,曾叫他向传媒说话要「小心点」;然而他不接受其道歉,原因有两点︰1.早前不断传出消息,指「有示威者」要破坏南亚裔聚居的重庆大厦,事实都没有;2.影片清楚可见,水炮车是故意近距离停在清真寺正门,在没有「示威者」的情况下故意发射,而毛汉被水炮射至全身湿透与染蓝。

然而当政府与警察高层不断道歉时,警察于事发翌日召开的记者招待会上,却继续推卸责任与指鹿为马,包括无中生有指当时水炮车是为「驱散人群」与「保护清真寺」;当所有影片以至现场人士,都指出在大闸外根本没有示威者,以至水炮车是故意行至清真寺正门来发射,香港警察都仍然可以继续说谎,指射水炮是为了「保护」对方;这种荒谬到不得了的说法,由曾经为警察站台的毛汉来反驳,即显得特别讽刺──当这些曾经深信警察执法合理的人,亲历自己被乱射的一幕,然后终于明白到香港警察如何滥权,相信是发人深省的一课。

这就是香港今日的「黑警逻辑」──警察是永远不会做错事的;如果你被警察射中,首先是你一定犯了法,因为警察是不会乱射人的;如果你没有犯法而去了现场,那么就是你去了现场被「误射」的错;如果你没有「故意」去现场,例如清真寺被误射,那么就一定是示威者的错──果然警察在记招上,反过来说是「暴徒」要向警队道歉。

警察向攻击少数族裔与宗教场所道歉,当然本是应份之事;然而更荒谬的,是在同一条街的圣安德烈教堂,同样被警察的水炮所染污,却完全被政府以至警察所无视。然而更令人痛心的,是圣安德烈堂是香港的二级历史建筑,甚至曾获得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亚太区文物古迹保护奖,为何特首只往清真寺道歉,却不往圣安德烈堂所属的香港圣公会道歉呢?为何重伊斯兰教,却轻圣公会呢?

原因就是香港圣公会,自97主权移交后,已是行政上完全独立自治的教省,与英国政府以及英国的圣公会再也没有关连,而其大主教更担任了中共国的政协,多次表态支持中共;因此港警破坏圣公会的教堂古迹,只属「自己人」的问题,完全不需要担心后果,而破坏伊斯兰教的清真寺,既会变成「欺压弱势人士」的国际事件,更怕引发这些「非自己人」的批判继而引发的公关灾难。因此事发后港共多次派人去清真寺方面施压,想令受影响的人士「收声」了。

水炮袭清真寺,成为了香港政治的焦点,原因其实就是「证据」二字;以往港警对本地的侵犯,不断为歪理作尽藉口;但今次坏事做尽被揭破,镜头又再次捕捉了港警的丑态,难怪港共不断放风声,要加强打压传媒报导,这就是其原因,也解释了香港警察对传媒的敌视──因为传媒不断揭发,港警不断说谎,不断贼喊捉贼。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