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忌评论】DQ试底线?北京易弄巧反拙


2020-11-09
Share

在美国总统选举过后,港共突然传出,北京将会DQ即取消四位香港民主派的立法会议员的资格,民主派即时开会决定,宣布如再有议员被DQ,将会总辞立法会;消息传出后意见两极,其核心支持者认为,民主派终于有快速反应,且立场坚定;而倾向本土以及杯葛议会的支持者,则纷纷嘲笑「始终要辞」,指民主派反应迟缓与错失时机,其嘲弄的声音,甚至比起指责北京的多。

的确民主阵营弄到如斯田地,即在于七月底时应对北京取消立法会选举时,迟迟未有决定,以至未能反客为主,如诉诸于公投之类,即更具有广泛代表民意的方法,且在拖延再三之后,才决定由民调决定去留;而更不幸的,是其民调的两极分化,支持与反对者相若,于是陷入左右不是人的困境;而更严重的是,支持留任者为了「赢出」民意,纷纷强为留任制造更多理由,提出很多一厢情愿的目标,而引来反对者更多的嘲讽,而简单地把留任者,定位为「为了薪金」。

然而民主派在决定了延任之后,既没有解释这是因时制宜之举,反而自欺欺人,尝试给予市民假希望,如可以抵挡恶法;然而大家其实都知道,对所谓恶法的抵抗,在目前的形势下,对北京而然,一切都是外力主导,而本地只能尽力而为;对本地议员,中共更可能随时取消其资格;然而议会一开,一切旧人旧事旧形式又回来了,在了无新意之下,结果就是只馀下反对留守者的嘲弄,垄断了舆论。

北京由最初的「保留民主派延任」,到如今改变想法,想把部份民主派踢走,甚至是全体民主派踢走,当与国际政治形势的改变有关,即想藉此测试下届美国总统,会否有如本届的强硬。然而如果北京是基于这个思维方式,在这个时间点想作出测试的话,则随时弄巧反拙──比起七月八月时,两位候选人都忙于竞选,如今大选大局已定,只馀下法律争拗;如果特朗普无力回天,在馀下任期之内,会否作出在外交上,令外界更震惊的行为,属绝对不可预料;反之拜登如果上场,当外界都在担心他会对中国软弱之时,这时候比起特朗普的任何退让,都必定令外界更质疑他与中国的关系,因此北京眼中的妙著,或是再错一步的险棋。

对香港的反对阵营而言,在嘲弄过后,是否能够重新团结一致,再现上年「反送中」时候的「不割席」,去表达对北京DQ的不满,才是问题的关键;反之如果又变成以往的互相指控、怪责,再三讨论为何不提早总辞?这实在是于事无补。事实改变不了的,是在中共通过《国安法》,加上疫情之下的限聚令,市民既无法示威集结,也无法进行任何的大型抗争活动;总辞过后,外界的反应,更取决于各国自己的政治形势,多过香港人的期望。但是港人如果自己自暴自弃,连最基本的声援都不做,那么外国看来,则即使想帮助声援,也欲帮无从。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