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忌評論】港督彭定康20年後的約會


2016-11-28
Share
com-quote620.jpg 【林忌評論】港督彭定康20年後的約會(法新社圖/粵語部製圖)

末代港督彭定康重臨香港,連續幾日成日全港傳媒的焦點,當中彭定康對港獨運動的批評,更成為中共方面難得引述魯平口中「千古罪人」的言論,令人側目。

作為保守黨親歐派,作為國教為聖公會的英國中的天主教徒,甚至卸任港督後擔任北愛爾蘭的治安獨立委員會主席,彭定康對港獨問題的保守觀點,其實不叫人意外;然而中共方卻把彭定康的言論斷章取義,如以伊朗來比喻「審查」民主選舉的候選人,來暗批香港審查立法會參選人,這就幾乎不見於傳媒版面了。

彭定康對港獨運動最重要的批評,在於指出「(港獨)是不可能發生,這削弱了民主力量」;作為現實的政治家,彭定康的觀點絕非沒有道理,即香港目前的港獨運動,確有自我邊緣化的傾向,遠較於全港的民意走得前;即使台灣民進黨上台下台再上台執政,即使擁有自己的軍隊以及主權,在缺乏國際承認下,既無法令多數台灣人「不惜一戰」也要宣佈獨立,也無法令外國改為承認台灣獨立,這是一個現實必須考慮的問題。

然而港獨如非作為目標,而是作為爭取民主的一種策略,這點卻或非彭定康,甚至本港一些極端的港獨派所理解:港獨可是一種手段,而非目標,無論如何要現實達到,則香港先要有民主普選。20年前即1996年,彭定康在香港最後一份施政報告提到:「我感到憂慮的,不是香港的自主權會被北京剝奪,而是這項權利會一點一滴地斷送在香港某些人手裏」──而這20年就是既被北京剝奪,同時也一點一滴地斷送在香港某些人手中。

斷送香港自主權的有兩種人,第一類為親共媚外的賣港賊,不斷毀滅一國兩制,斷送香港人的利益;第二類的卻或許本意不為惡,卻因為「愛國」而幻想可以接受「中港融合」,幻想經濟上的融合不會帶來政治上的融合,結果卻令香港愈來愈受制於北京──例如經濟上和中國的捆綁,在移民上「包容」雙非,大陸學生以至各種由黨指派的「移民」,卻不知這是中共殖民政策的一部份;在教學語言上,以為接受「普教中」不會影響香港的自主,結果中共藉本身的金錢優勢,製造其文化上泰山壓頂的優勢,控制香港的傳媒、文化以至思想方式。香港這20年就是在這種殖民的所謂「融合」下全面倒退,中共的殖民政策,令香港原本的制度敗壞,喪失原本的文明基礎。

香港的本土運動,以至後來再進一步發展出來的港獨思潮,就是對這種中國全面侵蝕香港,廢除雙普選,以 及殖民政策的一種反制自衛手段。中國這幾年全面鼓動民族主義,令香港很多人代入了所謂「中國人」的愛國洗腦之中,然後就被中共獨裁專制的想法潛移默化;正如彭定康所指出:「年輕人對追求民主和自由都有很大熱誠,繼而高舉枱面上iPad,指當年輕人能透過Google找到世界上任何的資料,『然後到達北方後(即中國),發覺不能再做到,你自然會想,這不會是香港的未來』」──就是因為這種「發現」,令香港的年輕人開始質疑自己的身份,開始憂慮自己的未來,將會變成和北方那些人變得一樣;這些年「愛國」的民主派對此默不作聲,以至對這種做法的不抵抗,才造成今日民主運動的「改朝換代」。

然而彭定康的批判,是極有意義──即現實上香港必須先求民主,其他才會有可能;港獨激進的一端,常否認自己是「泛民」,甚至對追求民主的訴求,作出嘲笑的冷語;從今次宣誓風波看出,真相是民主派沒有分裂的本錢,多年來提倡分裂那些,已經在多年分裂的情況下,嘗到了自己不斷細胞分裂的苦果;年輕的民主運動追求者,無論是港獨派、本土派、自決派,還是期待建設民主中國者,其實在追求香港民主,先解決香港現實的問題,有大量合作的空間──在對抗中共的暴政上,大家本應仍是同路人;民主一直就是大家的最大公因數,忽視這公因,只為追求議席去分裂,在中共的打壓下,即使能幸運取得議席,最終也會隨時被暴政褫奪,亦因此彭定康作為老練的政治家,在此關鍵時刻,重提大家應先追求民主。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