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忌评论】2019新冷战年

2018-12-3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8年实为多事之年,例如放诸在国际形势上,特别在美中关系上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美国在北韩问题,在中东问题,都改用怀柔的手段,而集中精力来处理与中国之间的问题;由特朗普(侵侵)对中国的贸易战,副总统彭斯对中国的「宣战」,这显示21世纪会否进入一场酝酿中的「新冷战」,正在于2019年这决定命运的一年。

不少评论对「新冷战」不以为然,认为不可能出现「新冷战」;第一个理由是目前美中之间的冲突,不似美苏当年属于「意识形态」的冲突,然而美中之间,却属于民主自由社会,对决独裁专制社会的冲突。

第二个理由是认为苏联有「华沙公约」集团,而中国不但没有盟友,即使有也只是看钱份上,但目前中共正透过一带一路收买全球各国,以及透过负债、贿赂等,利用债权迫弱国成为其附庸。

第三即认为侵侵只是关心贸易与美国的商业利益,而非民主自由人权法治的理念,因此只要解决贸易问题,冷战是打不起来。

然而这说法的最大问题,在于假扮不知道中国的野心与扩张主义,由「中国制造2025」,华为想主导5G网络,以至中共国企在全球各地窃取科技机密,这些都显示中国的野心远不止于作为「地方强权」,而在于挑战美国以至民主社会多年来的规则;最近中国对欧美澳纽各国的态度,正显示中共不但无意遵守国际上的规则,而且可不顾后果与国际的评价,会利用、滥用其「超级强国」之力,去打击、报复任何美国以外的个人、企业与国家;今日的中共国不敢对美国滥用报复,不是因为两国间的「友谊」,而是中国国力上追不上,反过来看看中国最近如何欺凌加拿大,即可看到中国的「真面目」。

因此美国如继续姑息中国,不趁此包围中国,遏止中国的成长的话,那么十年后的中国,将远比起今日的中国更可怕;十年后的美国,如再想以一国之力,去制止中国的胡作非为,将付出远比起今日多很多倍的代价。有些人说,其实让中共成长至今日才制止,已经太迟;这话对了一半,后一半其实是,如果今日也仍不制止中共,那么迎接人类未来的,将不会是一场「贸易战」,而是一场核战──当中共的科技、经济、军事都再增长下去,一如一战前或二战前的德国,这种军国主义带来的,最终只有一场战争才可以制止。

的确中共不似苏共,如今的斗争不是资本主义决战社会主义,但「中国模式」却是倾国家之力,去扶持商业企业,以商业模式去渗透西方的资本主义社会,长远而然,比起对「共产主义」的意识形态之战,其实更可怕;当一群强盗认为,运用手上的枪炮可以达到目的,而不需要讲道理,而且没有人可以制约其行为,这种强盗逻辑是没有止境的;中国如今正显示自己不但仍是「流氓国家」,而且是一个「超级流氓国家」,这种「守规则」对决「不守规则」的意识形态之战,比起资本主义与共产主义的纷争尤甚,因为起码「共产主义」,多数时候也仍是守规则的。

以往西方社会以为在台湾、香港等问题上姑息中共,让中共在这些问题上有行动自由,即可满足中共的野心;然而从中共无所不用其极,对澳洲、纽西兰甚至加拿大的渗透干预,其足迹甚至遍及非洲、南美洲以至中美洲,甚至连欧洲也不放过,这些行为一如当年苏联对全球的渗透颠峰,显示中国的野心所要建立的,正是「世界霸权」。

这种行为放诸于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前,也会触犯「欧洲的均势」,而令当时的霸主英国,投向法国与俄国;在二次世界大战之前,即如英国首相张伯伦签署可耻的慕尼克协定,也无法满足纳粹德国的胃口,在吞并过一个又一个小国后,永无休止;因此除非美国打算撤出亚洲,任东亚以至东南亚各国,甚至如日本南韩也被中国吞并与欺凌,否则美中之间的矛盾,至多只是休战,而根本没有和解的可能;而且即使如此,到时中国的野心真的会满足吗?

从中共官媒以至华人口中的「民族复兴」,就是认为要回到「天朝」式的体系,即中国不但要成为各「强国之列」,甚至是要不受任何国家所制约挑战的霸主,才能称心满意;因此中共的问题,远超了一般的贸易问题,也远超了某些地方或权益上的退让,而是军国主义没有止境的野心。2019年的美中贸易纠纷,其影响早已远超于贸易,而是不制止中国的步伐的话,借用法国福熙元帅对凡尔赛和约的评价:「这不是和平,而是二十年的休战」——美国面对中国的威胁,不作反应的话,廿年内必然兵戎相见;美国究竟选择短痛还是长痛,还看这几个月的决择。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