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忌評論】遮打革命與世代之爭


2014-10-06
Share
commentary-620.jpg 香港問題的製造者與解決者,其實都在中共本身,放手就海濶天空,要管就猶如抱薪救火,薪不盡,火不滅,是自找麻煩。(圖片由在場人士提供﹐2014年10月6日)

 

香港由兩個學界組織所發起的罷課,以至佔領中環的啟動,引發特區政府以87枚催淚彈所引發的遮打革命 (Umbrella Revolution),又過了一個星期,目前運動的本質,已變化為幾乎由香港市民自己所自發,幾個組織只能在精神上的呼籲,幾乎失去了事件的領導權。

原本經歷了香港的兩日公眾假期,佔領的市民已露出疲態,但梁振英以及香港警察,卻配合一些受中共所控制的黑道,對佔領的市民進行「警黑迫害」的二重奏:先任由黑道打人,把人打得頭破血流,然後在場的警員卻視而不見,甚至在場市民行使公民拘捕權力時,竟幫黑份子解圍掩護,甚至放人離開。一位市民沒有還手而被打至頭破血流,竟反而以在公眾地方打鬥的理由被拘捕;另一位女士被親政府人士非禮,竟反過來因為自衛等理由被反調查,落口供時則被勸銷案,這種違反香港常理與良知的行為,令香港警察倒退至比幾十年前還要差,令香港人懷念起成立廉政公署反貪污,整肅警隊的英治時期港督麥理浩──再次反證中共的腐敗與可恥,中國民族主義在年輕一代幾乎破產,年輕人對一國兩制的信心,跌至負40的新低點。

然而,另一個最值得觀察與擔心的問題,就是香港年輕一代,經今次已無法再相信佔領社會高位的權威──包括民主派本身;當警方出動催淚彈時,年輕人決定不畏武力堅守到底,社會賢達卻紛紛呼籲撤退;由9月28日至今,年長一代所謂老成持重者,受到一些政府中人的誤導以及流言所恐嚇,不斷呼籲年輕一代撤走,以免流血衝突云云,卻無法理解年輕人的憂慮:如果為了黑社會的打壓而撤退,則今日一退,退無死所,凡社會出現衝突,特區政府即可勾結黑道為所欲為,年輕人一不怕股市樓市大跌,二沒有上一代的「六四恐懼症」,在未見到槍枝未見到坦克之前,很難輕言撤退;同時反過來,如果中共可以不怕香港的金融中心地位受動搖,不怕股樓市大跌,不怕外國撤僑與撤資,則北京早已出動軍隊,或中斷香港的互聯網了;年輕人資訊流通發達,不再輕信一些沒有根據的恐嚇,最終,中共想透過流言瓦解香港佔領運動的企圖,最後關頭仍然是流產了。

對於中共長遠來說,讓香港進行真正的民主普選,特別是廢除立法會中的功能組別,讓香港人擁有一個能夠監察政府的議會,能夠監督起香港的民生問題,才是最重要的一步。香港民主派沒有幾多人能夠挑戰特首的職位,也沒有幾多個真正擁有管治能力而又有興趣擔當此職位者,而特區十七年來的最大弱點,在於制衡港共濫用權力以及官商勾結的議會完全失效。中共為了防止「失控」,於是不斷濫用權力去加強港共的地位,而港共則不斷利用中共的濫權,再結黨營私私相授受,反過來令特區政府的管治一再跌至谷底。香港問題的製造者與解決者,其實都在中共本身,放手就海濶天空,要管就猶如抱薪救火,薪不盡,火不滅,是自找麻煩。(自由亞洲電台粵語部評論 https://www.rfa.org/cantonese/commentaries)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