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忌评论】遮打革命与世代之争


2014.10.06
commentary-620.jpg 香港问题的制造者与解决者,其实都在中共本身,放手就海濶天空,要管就犹如抱薪救火,薪不尽,火不灭,是自找麻烦。(图片由在场人士提供﹐2014年10月6日)

 

香港由两个学界组织所发起的罢课,以至占领中环的启动,引发特区政府以87枚催泪弹所引发的遮打革命 (Umbrella Revolution),又过了一个星期,目前运动的本质,已变化为几乎由香港市民自己所自发,几个组织只能在精神上的呼吁,几乎失去了事件的领导权。

原本经历了香港的两日公众假期,占领的市民已露出疲态,但梁振英以及香港警察,却配合一些受中共所控制的黑道,对占领的市民进行「警黑迫害」的二重奏:先任由黑道打人,把人打得头破血流,然后在场的警员却视而不见,甚至在场市民行使公民拘捕权力时,竟帮黑份子解围掩护,甚至放人离开。一位市民没有还手而被打至头破血流,竟反而以在公众地方打斗的理由被拘捕;另一位女士被亲政府人士非礼,竟反过来因为自卫等理由被反调查,落口供时则被劝销案,这种违反香港常理与良知的行为,令香港警察倒退至比几十年前还要差,令香港人怀念起成立廉政公署反贪污,整肃警队的英治时期港督麦理浩──再次反证中共的腐败与可耻,中国民族主义在年轻一代几乎破产,年轻人对一国两制的信心,跌至负40的新低点。

然而,另一个最值得观察与担心的问题,就是香港年轻一代,经今次已无法再相信占领社会高位的权威──包括民主派本身;当警方出动催泪弹时,年轻人决定不畏武力坚守到底,社会贤达却纷纷呼吁撤退;由9月28日至今,年长一代所谓老成持重者,受到一些政府中人的误导以及流言所恐吓,不断呼吁年轻一代撤走,以免流血冲突云云,却无法理解年轻人的忧虑:如果为了黑社会的打压而撤退,则今日一退,退无死所,凡社会出现冲突,特区政府即可勾结黑道为所欲为,年轻人一不怕股市楼市大跌,二没有上一代的「六四恐惧症」,在未见到枪枝未见到坦克之前,很难轻言撤退;同时反过来,如果中共可以不怕香港的金融中心地位受动摇,不怕股楼市大跌,不怕外国撤侨与撤资,则北京早已出动军队,或中断香港的互联网了;年轻人资讯流通发达,不再轻信一些没有根据的恐吓,最终,中共想透过流言瓦解香港占领运动的企图,最后关头仍然是流产了。

对于中共长远来说,让香港进行真正的民主普选,特别是废除立法会中的功能组别,让香港人拥有一个能够监察政府的议会,能够监督起香港的民生问题,才是最重要的一步。香港民主派没有几多人能够挑战特首的职位,也没有几多个真正拥有管治能力而又有兴趣担当此职位者,而特区十七年来的最大弱点,在于制衡港共滥用权力以及官商勾结的议会完全失效。中共为了防止「失控」,于是不断滥用权力去加强港共的地位,而港共则不断利用中共的滥权,再结党营私私相授受,反过来令特区政府的管治一再跌至谷底。香港问题的制造者与解决者,其实都在中共本身,放手就海濶天空,要管就犹如抱薪救火,薪不尽,火不灭,是自找麻烦。(自由亚洲电台粤语部评论 https://www.rfa.org/cantonese/commentaries)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