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忌評論:風骨與誠信----由莫言到梁振英

近日最多中港兩地留意的大事,分別是莫言得到諾貝爾文學獎,以及香港的特首梁振英不斷違反誠信說謊,雖然表面上兩件事情無關,但對香港人來說,兩件事都強烈違反香港的“核心價值”,即香港人多年來深信的一些基本原則,引起香港廣泛的討論和憤怒。

2012-12-10
Share

 

以往凡有華人得到諾貝爾獎,香港絕大多數人都會一同慶祝,就有如上一位的華人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或者再上次高行健獲得同一個諾貝爾文學獎,香港市民甚至要睇典禮直播,可是今次莫言得獎,卻說了一些令人震驚的說話:“全世界任何國家都有新聞審查,但就像申請簽證及通過海關的檢查,不喜歡但是必要的,‘沒有新聞檢查,任何人都可以在報紙及電視上污蔑及誹謗其他人,相信任何國家都不容許’”。

這種說法是非常荒謬的,今日全世界大多數地方,都沒有新聞審查,至於任何人在傳媒污蔑或誹謗,則要付上相關的民事甚至刑事責任,把要事後的負責任當成是事前審查,再把審查新聞當成是通過海關,絕對是顛倒邏輯,對於重視新聞自由的香港人來說,莫言的說法簡直反智。

失言後幾天,莫言解釋自己其實也反對新聞審查之後,又再石破天驚說一句:“文學遠較政治美好,建議大家多關心文學,少關心政治。”---這句更是令人震驚,難道莫言不知道,1953 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正正是當時的英國首相邱吉爾嗎?諾貝爾獎官方網頁,列出邱吉爾獲獎的理由:“他精通歷史和傳記的描述,以及其為捍衛人類崇高價值的精彩演講”---作為繼邱吉爾之後的獲獎人,莫言這種言論和邱吉爾完全相反,反而支持邱吉爾的二戰時的對手,納粹德國臭名昭著的宣傳部長哥培爾的所作所為。哥培爾鼓勵納粹德國的文學家、藝術家遠離政治,透過文學以及藝術的“溫室”,欺騙一般人“現實沒有這麼差”,透過這些“小罵大幫忙”的溫水煮蛙,令大家遠離政治,讓邪惡的獨裁政權胡作非為,德國著名的作家哈夫納(Sebastian Haffner),就直斥這些人的行為是獨裁政權的幫兇。

因此在廿一世紀的今天,有人居然認為莫言代表華人,而華人為其獲獎感到”共與榮焉”的話,結果則反過來華人“深以為恥”---邱吉爾得獎後接近六十年,諾貝爾文學獎居然落在一位既不認識“新聞自由”,更教人“遠離政治”的膚淺的作家,令人搖頭嘆息。

講完風骨就談誠信,香港特首梁振英於十二月十日上立法會“解釋”,在九十分鐘的回應當中,不但沒有誠懇道歉,甚至連親共的一眾保皇黨要其道歉,都不斷呼敷了事,反說是為、“令人誤解”而致歉,死不肯認說謊,反過來說“我從來冇講過自己冇僭建”,一些連保皇黨都難以接受的說話。

梁振英說謊的本領當真天下無雙,梁聲稱十一年前買樓不知單位有僭建,可是事後卻足證自己卻有份僭建;十一年來不知道4號屋單位下的322尺僭建空間,卻突然在參選特首之前一個月,突然福至心靈訝然發現,自己的大屋中竟有此僭建空間;究竟梁振英是如何發現此空間呢?一間住了十一年的大屋,卻突然發現此空間屬僭建?

如參考圖則才能發現僭建,則必然是因為梁振英突然看圖則,才有所發現;為何梁振英會突然去看圖則?就當然是因為該月梁振英報名參選特首,這就是刻意隱瞞的鐵證,梁振英卻自堅稱和參選無關。

再說看了圖則後發現僭建,卻聲稱不知道需要通報屋宇署,認為建了牆封了空間,僭建就不再存在,請問這些“封了就不存在”的知識是誰人所教?梁振英為何忽然間會擁有這種連小市民都不會有的荒謬認知?一位讀建築測量文憑畢業的專業測量師突然失智,配以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忽然失言,這一切都違反了香港人做人的基本價值---不要說邱吉爾的“人類崇高價值”了,令我們真的很失望,很憤怒,很痛心。

就是這些令人痛心疾首的現象,才令香港人懷念97年前的英治年代;就是這一再“低處未算低”的品德墮落,才令香港人重新揮動十五年前放棄了的香港旗,這叫“兩害取其輕”,真的如此令人難以明白嗎?(自由亞洲電台粵語部評論 https://www.rfa.org/cantonese/commentaries)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