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忌评论:风骨与诚信----由莫言到梁振英

近日最多中港两地留意的大事,分别是莫言得到诺贝尔文学奖,以及香港的特首梁振英不断违反诚信说谎,虽然表面上两件事情无关,但对香港人来说,两件事都强烈违反香港的“核心价值”,即香港人多年来深信的一些基本原则,引起香港广泛的讨论和愤怒。

2012-12-10
Share

 

以往凡有华人得到诺贝尔奖,香港绝大多数人都会一同庆祝,就有如上一位的华人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或者再上次高行健获得同一个诺贝尔文学奖,香港市民甚至要睇典礼直播,可是今次莫言得奖,却说了一些令人震惊的说话:“全世界任何国家都有新闻审查,但就像申请签证及通过海关的检查,不喜欢但是必要的,‘没有新闻检查,任何人都可以在报纸及电视上污蔑及诽谤其他人,相信任何国家都不容许’”。

这种说法是非常荒谬的,今日全世界大多数地方,都没有新闻审查,至于任何人在传媒污蔑或诽谤,则要付上相关的民事甚至刑事责任,把要事后的负责任当成是事前审查,再把审查新闻当成是通过海关,绝对是颠倒逻辑,对于重视新闻自由的香港人来说,莫言的说法简直反智。

失言后几天,莫言解释自己其实也反对新闻审查之后,又再石破天惊说一句:“文学远较政治美好,建议大家多关心文学,少关心政治。”---这句更是令人震惊,难道莫言不知道,1953 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正正是当时的英国首相邱吉尔吗?诺贝尔奖官方网页,列出邱吉尔获奖的理由:“他精通历史和传记的描述,以及其为捍卫人类崇高价值的精彩演讲”---作为继邱吉尔之后的获奖人,莫言这种言论和邱吉尔完全相反,反而支持邱吉尔的二战时的对手,纳粹德国臭名昭著的宣传部长哥培尔的所作所为。哥培尔鼓励纳粹德国的文学家、艺术家远离政治,透过文学以及艺术的“温室”,欺骗一般人“现实没有这么差”,透过这些“小骂大帮忙”的温水煮蛙,令大家远离政治,让邪恶的独裁政权胡作非为,德国著名的作家哈夫纳(Sebastian Haffner),就直斥这些人的行为是独裁政权的帮凶。

因此在廿一世纪的今天,有人居然认为莫言代表华人,而华人为其获奖感到”共与荣焉”的话,结果则反过来华人“深以为耻”---邱吉尔得奖后接近六十年,诺贝尔文学奖居然落在一位既不认识“新闻自由”,更教人“远离政治”的肤浅的作家,令人摇头叹息。

讲完风骨就谈诚信,香港特首梁振英于十二月十日上立法会“解释”,在九十分钟的回应当中,不但没有诚恳道歉,甚至连亲共的一众保皇党要其道歉,都不断呼敷了事,反说是为、“令人误解”而致歉,死不肯认说谎,反过来说“我从来冇讲过自己冇僭建”,一些连保皇党都难以接受的说话。

梁振英说谎的本领当真天下无双,梁声称十一年前买楼不知单位有僭建,可是事后却足证自己却有份僭建;十一年来不知道4号屋单位下的322尺僭建空间,却突然在参选特首之前一个月,突然福至心灵讶然发现,自己的大屋中竟有此僭建空间;究竟梁振英是如何发现此空间呢?一间住了十一年的大屋,却突然发现此空间属僭建?

如参考图则才能发现僭建,则必然是因为梁振英突然看图则,才有所发现;为何梁振英会突然去看图则?就当然是因为该月梁振英报名参选特首,这就是刻意隐瞒的铁证,梁振英却自坚称和参选无关。

再说看了图则后发现僭建,却声称不知道需要通报屋宇署,认为建了墙封了空间,僭建就不再存在,请问这些“封了就不存在”的知识是谁人所教?梁振英为何忽然间会拥有这种连小市民都不会有的荒谬认知?一位读建筑测量文凭毕业的专业测量师突然失智,配以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忽然失言,这一切都违反了香港人做人的基本价值---不要说邱吉尔的“人类崇高价值”了,令我们真的很失望,很愤怒,很痛心。

就是这些令人痛心疾首的现象,才令香港人怀念97年前的英治年代;就是这一再“低处未算低”的品德堕落,才令香港人重新挥动十五年前放弃了的香港旗,这叫“两害取其轻”,真的如此令人难以明白吗?(自由亚洲电台粤语部评论 https://www.rfa.org/cantonese/commentaries)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