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忌評論】巴黎恐襲對華人的啟示


2015-01-12
Share
01082014Paris-Demo-Charlie620.jpg 1月8日,巴黎發生恐怖襲擊後,法國人聚集在廣場紀念被槍殺的編輯和記者。圖片上,法國南部城市塔布的一位市民高舉著一隻大鉛筆。(LAURENT DARD / AFP)

法國《查理週報》(Charlie Hebdo) 受到極端伊斯蘭份子恐怖襲擊,十二位新聞工作者被屠殺死亡,事後在法國警方追捕疑犯時,更發生多次槍戰,九日更劫持超市顧客,後選擇殺害四名法籍猶太裔的人質,事件顯示出極端教派不但針對言論自由,更涉及反猶。

事件在全球引起激烈討論,包括西方以及伊斯蘭世界,在華文傳媒之中則只著重於「恐襲」,以報導「災難」的手法之外,就欠缺更深層次探討問題;此點曝露出一個嚴重的問題,即在華人的社會與文化之中,即使常把「新聞自由」、「言論自由」掛在口邊,大多數人卻根本沒有真正相信;因此當一些報導轉述《查理周報》「冒犯」伊斯蘭時,由記者以至文化界就照單全收,以所謂「小農思維」把這視為「得罪人」、「禍從口出」;不計中共的官媒,台灣以至香港的一些「左翼」,更甚至反過來攻擊《查理週報》,把明明是左翼的雜誌,歸類為「右翼法西斯」,扣上「排外、煽動仇恨」的帽子,叫人不要停在殺人對否的層次,而要「反思」背後原因云云,令人驚覺到華人這些所謂進步的知識份子,竟有這麼多人「同情」殺人犯!也難怪換過來如中共用暴力對待甚至迫害異見人士,甚至當年八九六四屠殺學生,也會有人認為是「學生不智」,或者「冒犯領導人」了。

這些「左翼」的文章常歪曲事實,指法國禁止伊斯蘭婦女帶「頭巾」是歧視云云;實際上,法國所禁止的全臉面紗 (niqab) 或布卡罩袍 (burqa),是指把伊斯蘭婦女全身除了眼之外全面包起的衣著。先不論保安理由,這種宗教信仰把女性全身視為男性的私產,連臉都不可以向家族以外的男性曝露,這不是「物化女性」與「性別歧視」之最嗎?這種習俗不是違反普世價值嗎?試反問一句,如果有華人想其家族的女性恢復纏足的傳統,恢復納妾以至童養媳,與未成年少女發生性行為的「信仰」,請問政府應該制止嗎?還是我們應該「包容」這些「信仰」呢?

這些所謂「左翼」的觀點非常奇怪,他們一方面認同某些女性被人歧視的自由,甚至一些女性被虐待的自由,卻不認同單是言論或出版上嘲諷的自由;如果宗教自由高於一切,那麼種族歧視,拜希魔等新納粹份子,又為何沒有「宗教自由」呢?共產主義本質就是洗腦的宗教,難道中國共產黨可以以維護宗教為理由,派人去殘殺所有嘲諷中共的人嗎?這些所謂「左翼」,究竟是想歪了,還是由共產黨洗腦滲透,值得長期觀察。

更何況巴黎的恐怖份子在1月9日衝入猶太社區的超級市場,劫持及殺死四個法籍猶太裔的人質;猶太裔的法國人除了其種族,與《查理週報》何干?因為法籍猶太人和以色列猶太人信奉同一個宗教,就要被伊斯蘭教徒「歧視」去襲擊?又或者猶太種族就要被「法西斯」所歧視,明明同為法國人,卻要為其猶太種族者付上代價?究竟誰才是真正的「種族主義者」?

巴黎一百五十萬人上街,三十五國領導人包括「左翼」非常同情的巴勒斯坦自治政府主席阿巴斯,也一起聲援受害者,譴責這次的襲擊;然而華文傳媒卻叫人太失望,很多所謂「評論」竟把長期和美國唱反調,在出兵伊拉克問題上反對美國的法國,等同英美一樣簡化成「西方」,簡單地以「西方 vs 伊斯蘭」的二分法來隨意創作,令人失望之極;與此同時,中共新疆人大立即效法法國政府,禁止任何人在烏魯木齊的公共場所穿蒙面布卡罩袍;不怕一萬,只怕萬一,如果恐襲和「東突厥斯坦」有關,為了新疆問題而濫殺華人,這些傳媒以至評論,是否要一百八十度「轉軚」,來一個以今日的我打倒昨日的我呢?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