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方評論:撤銷最低工資不是萬能靈丹

在廣東省人大代表會議上,有代表提出,鑑於金融海嘯引致珠三角大量工廠以美國為市場的中下價日用品加工訂單流失,工廠被迫減產和裁減工人,甚至因周轉不靈而關閉,工人失業的情況有增無減,呼籲撤除最低工資。人大代表盧光霖日前在會上呼籲撤銷最低工資,並表示:“更多人有份工作才是最重要”。

2009-02-18
Share

據廣州人力資源市場的統計,已登記找工作的外省民工迄今已高達近一百六十萬人,比去年同期增加十萬人。日前廣州十七家人力市場,為一千五百多家企業舉行聯合招聘會。會上提供三萬個職位,但前來應聘的多達五萬人,其中不乏高學歷的求職者與農民工爭奪飯碗。

廣東省自去年四月調整工人最低工資,平均增幅達十二點九,成為全中國工資水平最高的地區。其中深圳和廣州的平均最低工資分別為人民幣一千元和八百六十元,加上去年開始實施的新的勞動和環保條例,令工廠的成本大增。對於以歐美為主要出口市場的珠三角港台加工廠來說,勞動和環保成本的增加,無疑令工廠的邊際利潤大幅降低,加上其他的經營成本也隨物價上漲而增加,令企業經營更加困難。盧光霖的意見短期內可能對珠三角的加工企業有一些刺激作用。

但廣州中山大學港澳研究中心主任陳廣漢則認為,目前珠三角加工企業最大的問題不在於勞動工資的高低,而是全球經濟因金融海嘯引起的不景,這些企業傳統出口的地區受到嚴重的影響,導致訂單急跌,工廠無工可開。即使工資水平再低,市場的這種驟變也不可能因為勞動工資的降低而改變。而這種不景氣很可能還要繼續兩三年甚至更長,工廠面臨的不僅是勞動成本的問題。
由七十年代末開始的改革開放引進珠三角的加工企業,經營已近三十年。三十年以來,社會財富一方面急劇增加,但由此產生的通貨膨脹也不斷增加,物價亦逐年上升。包括勞動工資在內的各種企業經營成本,如水電土地使用交通運輸和原料費用也在不斷地增加,因此,企業成本的增加是無可避免的。

其實,這類低附加值的加工業的出路就祇有兩條,一是轉產更高附加值的產品;二是轉移到更低加工成本的地區繼續生產。而這些新的加工地區通常都是尚未開發,落後的農村地區。祇有這些地方的成本才會降低。廣東珠三角地區的產業實際上也是面臨著同樣的問題,解決的方法絕對不是用撤銷最低工資就可以辦得到的。一個社會的生活水平,並不會因為最低工資而自動調低。同時,最低工資也要工人能夠接受,足以維持生活基本所需才行得通。否則,勉強壓低工人工資以達到降低生產成本的結果是無人做工。大量的工人閒散的結果是增加社會不穩定,後果更不堪設想。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