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方评论:撤销最低工资不是万能灵丹

在广东省人大代表会议上,有代表提出,鉴于金融海啸引致珠三角大量工厂以美国为市场的中下价日用品加工订单流失,工厂被迫减产和裁减工人,甚至因周转不灵而关闭,工人失业的情况有增无减,呼吁撤除最低工资。人大代表卢光霖日前在会上呼吁撤销最低工资,并表示:“更多人有份工作才是最重要”。

2009-02-18
Share

据广州人力资源市场的统计,已登记找工作的外省民工迄今已高达近一百六十万人,比去年同期增加十万人。日前广州十七家人力市场,为一千五百多家企业举行联合招聘会。会上提供三万个职位,但前来应聘的多达五万人,其中不乏高学历的求职者与农民工争夺饭碗。

广东省自去年四月调整工人最低工资,平均增幅达十二点九,成为全中国工资水平最高的地区。其中深圳和广州的平均最低工资分别为人民币一千元和八百六十元,加上去年开始实施的新的劳动和环保条例,令工厂的成本大增。对于以欧美为主要出口市场的珠三角港台加工厂来说,劳动和环保成本的增加,无疑令工厂的边际利润大幅降低,加上其他的经营成本也随物价上涨而增加,令企业经营更加困难。卢光霖的意见短期内可能对珠三角的加工企业有一些刺激作用。

但广州中山大学港澳研究中心主任陈广汉则认为,目前珠三角加工企业最大的问题不在于劳动工资的高低,而是全球经济因金融海啸引起的不景,这些企业传统出口的地区受到严重的影响,导致订单急跌,工厂无工可开。即使工资水平再低,市场的这种骤变也不可能因为劳动工资的降低而改变。而这种不景气很可能还要继续两三年甚至更长,工厂面临的不仅是劳动成本的问题。
由七十年代末开始的改革开放引进珠三角的加工企业,经营已近三十年。三十年以来,社会财富一方面急剧增加,但由此产生的通货膨胀也不断增加,物价亦逐年上升。包括劳动工资在内的各种企业经营成本,如水电土地使用交通运输和原料费用也在不断地增加,因此,企业成本的增加是无可避免的。

其实,这类低附加值的加工业的出路就祇有两条,一是转产更高附加值的产品;二是转移到更低加工成本的地区继续生产。而这些新的加工地区通常都是尚未开发,落后的农村地区。祇有这些地方的成本才会降低。广东珠三角地区的产业实际上也是面临著同样的问题,解决的方法绝对不是用撤销最低工资就可以办得到的。一个社会的生活水平,并不会因为最低工资而自动调低。同时,最低工资也要工人能够接受,足以维持生活基本所需才行得通。否则,勉强压低工人工资以达到降低生产成本的结果是无人做工。大量的工人闲散的结果是增加社会不稳定,后果更不堪设想。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