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方評論:誰能笑到最後?

為了解決全球金融海嘯帶來的經濟困難而召開的20G經濟峰會曲終人散,除了發表了一個共同宣言外,並沒有作出任何有效的解困方案。而全球性的裁員潮並未因此停止,反而越演越烈。美國花旗銀行宣布全球裁員五萬二千人;香港匯豐銀行宣布:在目前的經濟環境下,無法向公眾作出不裁員的承諾。話音未落,其香港總行就裁掉四百五十人,佔本港員工的百分之二,為滙豐在香港裁員最多人數的一次。

2008-11-19
Share

由於二十國經濟峰會沒有甚麼實質性的內容可以報導,香港傳媒有關的報導突顯中國、沙特阿拉伯、印度、和巴西等四個新興經濟力量的介紹,認為這些國家仍有足夠的實力可以借錢給世界經濟性組織去挽救歐美那些頻於破產的經濟。

電視上祇見中國國家主席洋然自得地坐在昔日的大阿哥美國總統布什的身旁,彷彿中國果真置身風暴之外,成為新四強中最有實力的一員。這情景使我不期然想起一句古老的諺語:誰笑得最後,誰笑得最好。中國真的已經躱過了這場世界性的災難了嗎?

中國的社會制度的封閉性和排他性,特別是一黨專政和仍然未能與外界完全接軌的人民幣,的確替脆弱的中國半自由經濟築起一堵並不很有效的防火牆。不錯,由於這個一元的政治和經濟體制,令中國表面上避開了金融海嘯的部份衝擊,但從已經公開的一些數字,是否反映出中國真正的情況呢?我認為其中水份極大。在雷曼破產初期,中國對外曾宣布過購入的美國債券總值大概祇有數萬億之譜,以後就沒有再提過了。

如果這個數字是真實的話,當然對中國這個擁有全世界最多外匯儲備的國家無甚大礙。但從歷史上看中國的官僚體制的運作,中國的貪官要在投資和營運過程中獲得個人的利益,換句話來講,他們投向境外的資金愈大,個人牟取的私利就越多。很多時候,除了用公開的形式進行之外,還可以動用其他的方法把資金投到境外。最近一項統計顯示:被中國貪官流出境外的中國資金超過二百億美元,所以貪官外逃的個案一直有增無減。

浙江省寧波市一個區的副區長,上兩個月在隨團出訪法國,訪問結束後不肯返國,揚言要請假在巴黎治病。省政府還要動用公帑派人到巴黎去勸說這個人回國。這種人如果不是事前早把大批國家資金偷運出境,據為己有,有甚麼條件留在法國“治病”,難道法國政府會支付他的費用?事件不見有進一步的報導,大概和其他同類案子一樣最後不了了之。

金融海嘯後,內地一些學者和專家,認為中國置身漩渦之外是中國的體制優越所致,當然也少不了對中國共產黨英明偉大歌功頌德。對於這場海嘯源於西方最大的強國並席捲西歐各國,連北歐和東歐等國都不能幸免於外,這些中國的經濟專家表示出幸災樂禍的心態,又認為由美國主宰環球經濟的時代已告結束,中國應趁機取而代之。但他們忘記了中國開放三十年,靠的是向世界提供密集低廉的勞動力的血汗積累,以及向歐美特別是向美國這個龐大的消費市場提供低價產品起家的,美國一旦陷入經濟衰退,市場將迅速萎縮,從而直接影響中國的出口各行各業,美元的積弱並非人民幣貶值就可以單方面解決的。中國出口的萎縮將令大批沿海加工廠工人失業,將為中國經濟帶來無法預測的後果。加上實際流出境外的巨額資金,足以觸發一場自文化革命以來最大的經濟危機。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