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方评论:谁能笑到最后?

为了解决全球金融海啸带来的经济困难而召开的20G经济峰会曲终人散,除了发表了一个共同宣言外,并没有作出任何有效的解困方案。而全球性的裁员潮并未因此停止,反而越演越烈。美国花旗银行宣布全球裁员五万二千人;香港汇丰银行宣布:在目前的经济环境下,无法向公众作出不裁员的承诺。话音未落,其香港总行就裁掉四百五十人,占本港员工的百分之二,为滙丰在香港裁员最多人数的一次。

2008-11-19
Share

由于二十国经济峰会没有甚么实质性的内容可以报导,香港传媒有关的报导突显中国、沙特阿拉伯、印度、和巴西等四个新兴经济力量的介绍,认为这些国家仍有足够的实力可以借钱给世界经济性组织去挽救欧美那些频于破产的经济。

电视上祇见中国国家主席洋然自得地坐在昔日的大阿哥美国总统布什的身旁,彷佛中国果真置身风暴之外,成为新四强中最有实力的一员。这情景使我不期然想起一句古老的谚语:谁笑得最后,谁笑得最好。中国真的已经躱过了这场世界性的灾难了吗?

中国的社会制度的封闭性和排他性,特别是一党专政和仍然未能与外界完全接轨的人民币,的确替脆弱的中国半自由经济筑起一堵并不很有效的防火墙。不错,由于这个一元的政治和经济体制,令中国表面上避开了金融海啸的部份冲击,但从已经公开的一些数字,是否反映出中国真正的情况呢?我认为其中水份极大。在雷曼破产初期,中国对外曾宣布过购入的美国债券总值大概祇有数万亿之谱,以后就没有再提过了。

如果这个数字是真实的话,当然对中国这个拥有全世界最多外汇储备的国家无甚大碍。但从历史上看中国的官僚体制的运作,中国的贪官要在投资和营运过程中获得个人的利益,换句话来讲,他们投向境外的资金愈大,个人牟取的私利就越多。很多时候,除了用公开的形式进行之外,还可以动用其他的方法把资金投到境外。最近一项统计显示:被中国贪官流出境外的中国资金超过二百亿美元,所以贪官外逃的个案一直有增无减。

浙江省宁波市一个区的副区长,上两个月在随团出访法国,访问结束后不肯返国,扬言要请假在巴黎治病。省政府还要动用公帑派人到巴黎去劝说这个人回国。这种人如果不是事前早把大批国家资金偷运出境,据为己有,有甚么条件留在法国“治病”,难道法国政府会支付他的费用?事件不见有进一步的报导,大概和其他同类案子一样最后不了了之。

金融海啸后,内地一些学者和专家,认为中国置身漩涡之外是中国的体制优越所致,当然也少不了对中国共产党英明伟大歌功颂德。对于这场海啸源于西方最大的强国并席卷西欧各国,连北欧和东欧等国都不能幸免于外,这些中国的经济专家表示出幸灾乐祸的心态,又认为由美国主宰环球经济的时代已告结束,中国应趁机取而代之。但他们忘记了中国开放三十年,靠的是向世界提供密集低廉的劳动力的血汗积累,以及向欧美特别是向美国这个庞大的消费市场提供低价产品起家的,美国一旦陷入经济衰退,市场将迅速萎缩,从而直接影响中国的出口各行各业,美元的积弱并非人民币贬值就可以单方面解决的。中国出口的萎缩将令大批沿海加工厂工人失业,将为中国经济带来无法预测的后果。加上实际流出境外的巨额资金,足以触发一场自文化革命以来最大的经济危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