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方评论:旧梦不须记

金融海啸后,由重庆调至广东担任中共广东省委书记不久的汪洋来到重灾区珠三角洲东莞市视察,因为来这里投资的香港和台湾商人最多,兴办的工厂规模亦最大。近两个月来,至少有两家过千人的工厂由于香港母公司破产而宣告倒闭。工厂倒闭的原因很简单,就是以美国和欧洲为唯一市场的这些工厂,突然大幅度减少订单,有的甚至连往年一半的订单也接不到。加上银行紧缩信贷,资金不足,无法周转,被迫倒闭。

2008-12-03
Share

汪洋到东莞视察时说了一番话,他认为这类以欧美作为单一市场的加工业,完全依赖中国的低廉的土地和西部贫困省份的农村劳动力,靠低成本争取欧美的中下价日用品市场,属于比较落后的加工业,对金融海啸的抵抗力很差,所以会被淘汰。

同行一位香港工商团体的委员对汪洋的这些话大不以为然,回港后在香港报章表示汪书记不但没有体恤香港中小企的苦情,反而大放厥词,颇有落井下石的味道。汪书记的话不中听,但却说出了个中的真相。当年邓小平推行开放改革,吸引了大批香港冒险家进大陆投资,投资是说得好听的名词,有几个人会真金白银去投资,还不都是吃国家的政策,向银行借钱,趁中国农民大量涌向城市的机会,利用低廉的劳动力,走上发达致富的道路。三十年来,这条发财路,养肥了大批香港人,也养活了大批靠种田连饭也吃不饱的贫困农民,顺带养出一大批贪官污吏。

中国的保守半封闭体制成了中国尚未完全改革的国有金融机构的避风塘。这个破旧不堪的避风塘虽然的直接防风能力并不太强,但却有效地阻隔了外边的大风大浪直接卷进防风港。除了国营银行可以在境外投资之外,经过三十年改革开放的中国,至今仍未有一家可以称得上是私营的银行或金融机构在国内出现,更遑说境外投资,这是体制的原因。执政者中共怕一旦撤销金融市场控制,脆弱的国有金融机构马上会被冲击得支离破碎,溃不成军。中央迟迟不能下决心,是因为金融机构崩溃很可能引发政权危机。因此,受到这次金融海啸影响取大的反而是三十年前在中国沿海开始,继而幅射内地发展的出口加工制造业。

这些行业最先始于广东和福建,然后再向内地发展,使中国被称为世界加工厂,广东是这个加工厂的核心,而东莞则成为核心中的核心。尤其是台湾人对东莞有特殊喜爱,把台湾晶片加工的下游作业几乎全部搬到东莞,使东莞在数年间迅速成为全国知名的高产值城市。昔日以茘枝和腊肠出名的广东农村水乡,因鸦片战争清末名将林则徐在虎门抗击英军而闻名天下的广东小县城成为红极一时的加工重镇。随之而起的是整个东莞面貌彻底改变:城市化令东莞高楼林立,高级酒店食肆和哥尔夫球场比比皆是,声色犬马变成东莞的标签,与香港相比毫不逊色。

事实上,这条走了三十年的路,不可能再走下去了。早晚被淘汰是无可争辩的事实。当年南韩、新加坡、台湾和香港四条经济小龙,如今剩下香港还在对旧梦依依。还指望中央政府施舍吗?醒醒吧,香港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