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評論】習近平很風光,也很危險


2014-11-18
Share
APF-APEC-XI-ABE620.jpg 2014年11月10日,習近平在APEC會議期間與日本首相安倍見面並握手。(AFP PHOTO / POOL / Kim Kyung-Hoon)

習近平在APEC和G20峰會上姿態很高,出手闊綽,十分風光。習在國際舞台上的表現,有擔當大國責任的積極一面,但是,他不惜與美國及其它發達民主國家分庭抗禮,不認同自由、民主和人權這些普世價值的執拗,對中國、對世界,也包括對他自己,都意味著巨大危險。

習近平很風光,主要原因不是他的個人風格,而是中國國力空前強大。而習近平很危險,則源自他對中國和世界的未來,對自己的歷史使命做了錯誤解讀。這種誤讀加上他的權力和中國的國力,確實有可能給很多人帶來嚴重傷害。

中國國力能有今天,固然與志士仁人(包括那些真誠的共產黨人)百余年來流血犧牲、艱苦奮鬥有關,與鄧小平改革開放的英明決策有關,但更根本性的原因是西方文明關於自由與平等的理想。沒有這個理想在全球傳播,世界不可能有今天的進步,西方也不可能給中國融入世界體系的機會。現在中國因成功融入世界體系而強大,卻有一些人以中國文化與國情特殊為由,妄圖對抗人類的共同理想。對這樣一個大是大非問題,習近平很不清醒,成為他陷中國、世界和自己於險境的認知根源。

不錯,在西方強勢的經濟和文化影響下,中國右派或自由派,有不少人也像當年中共一樣,犯有教條主義和挾洋自重的錯誤,這些錯誤不能說與中國過去二十年發生的問題無關。正如秦暉指出的,中國一些右派學者,把自由與平等對立起來,把市場與社會正義對立起來,這樣的偏頗是完全應該在新的改革中通過以理服人的爭辯來糾正的。但習近平執政以來進行的所謂"意識形態反擊戰"與此完全無關,已經發展成為一場類似文革"大批判"的政治運動。當局顯然企圖借助政治高壓來控制輿論。除了用莫須有罪名關押一批敢言之士以殺一儆百,最近又發生派人潛入大學課堂,暗中紀錄教師政治言論的事件。這個事件必將進一步毒化中國的政治氛圍。

http://www.guancha.cn/LiaoNingRiBao/2014_11_14_286323.shtml

習近平究竟想在中國建設一種什麼樣的政治秩序?這是許多人都想知道的問題。我認為,他想把中國搞成一個放大的新加坡,即一個現代化的政治大一統,理由就是中國搞不了西方那一套。我同意中國需要摸索自己的民主道路和模式,而不能簡單復制西方的體制,但中國繞不開多元自治這個難題,因為中國實在是太大了,一元化的集權政治走不出治亂循環的"周期律"。從有關習近平與奧巴馬中南海懇談的報道來看,習顯然不能接受這個命題。

由此帶來的盲點之一,就是他看不到堅持政治大一統必然帶來中國政治的惡質化,因為政治集權會導致社會垂直流動的渠道太單一、太狹窄,不可能生成一個讓更多人"出彩"的空間。習近平也看不到,他一方面主張世界多極化,一方面又堅持中國只能政治集權的立場是自相矛盾的。這個矛盾其實是中國崛起後,建構一個穩定的新世界秩序的最大思想障礙,因為中國的內部秩序與外部秩序存在根本性的價值衝突,也就是說,中國對內反對多元自治,必然會導致在國際舞台上與自由和民主的普世價值發生衝突。

習近平的危險就在於,他真誠地相信中國接受西方的普世價值就一定會天下大亂。而事實是,由於青年一代自主意識的覺醒不可阻擋,不給他們參與社會治理的機會,不讓他們在自治中成長,反而會導致天下大亂。正如我們已經看到的,要阻止自由的價值傳播,就要煽動和誘惑一些年輕人以愛國的名義去整人,去迫害別人,這樣做的一種可能後果,就是像文革那樣,造成政治迫害的瘋狂。

當然,由於網絡時代的到來,更大的可能是,中國的政治和文化生活,形成一種雙軌現像。就是在黨國枯燥的訓政表像下,是民間不斷深化的思想啟蒙和探索。這個借助網絡技術推動的啟蒙過程,是中國走出治亂循環的關鍵所在。這個啟蒙過程越有深度和創意,未來中國的治理之道就越清晰。

如何從政治集權的大一統轉向多元自治而不出現失序和混亂,並沒有現成的答案。不過,無論從物質和技術條件還是從國際環境來看,中國有前所未有的機會解決這個歷史性的難題。習近平有機會為解決這個問題作出歷史性的貢獻,但他的認知帶來的危險就是,他錯過了這個機會,從而讓中國目前的治理危機發展成為災難。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