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评论】 2019的中国和中国精英的百年教训(上)

2019-01-0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9年对中国意味著甚么?这是许多中国人深感焦虑的问题。集体焦虑的背景之一,就是相信中共政权将在新一年濒临崩溃的海外声音,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影响力,而与此相对应的,则是中共统治者对失去权力的恐惧也达到了新的水平。当然,2019年中国人集体焦虑的更大背景,是中美两国走向全面对抗的前途未卜。稍有政治常识的人都清楚,即使3月1日前中美就贸易冲突达成协议,也消除不了两国在2019年或此后爆发严重冲突的可能。

与2019年的现实风险相映照的,是这一年引发的历史记忆。2019是五四运动百年,六四屠杀三十年,也是中共建政七十年。每一个纪念日都刺激中国人面对这样一个事实,那就是经过百馀年努力,付出了无法估量的生命牺牲和财富代价,中国人还是没有解决建构现代国家的所谓「基本问题」,不仅「民主共和」之梦难圆,而且那个主导了中国历史两千多年的「改朝换代」幽灵,又开始在这个饱经「乱世」的大陆徘徊。

习近平的新年致辞说明他对2019年的政治敏感性非常清楚,他不仅回避了举世关注的中美关系,也回避了「五四」百年对现代中国的重大意义。他不提六四虽在意料之中,但在中共建政七十年之际,他放弃了「宏大」叙事的偏好,不再强调「永葆红色江山」,而是突出对底层的关心、突出对尽职和为国牺牲者的敬意,反映了他对基层不稳的忧虑。

不论2019年是否会「出大事」,都改变不了多数中国人对国家未来的预期加速恶化的大势。经济将严重「下滑」固然是直接原因,但不是根本原因。根本原因是整个社会从上到下对现存秩序是否能持续都在失去信心,而习近平则无法扭转这一大势。事实上,他采取的措施,包括最近对左派大学生的镇压,反而不断加剧这种趋势。我不怀疑习近平真心想用所谓更大的「改革开放」来扭转这一趋势,但我判断他做不到,因为他不可能改变政治集权的理念,也不可能放弃自己的「皇权梦」。

那么,习近平会不会在2019年被某种高层「政变」赶下台?我的判断是不容易。直接的原因当然是习近平维护个人权位的决心和能力,他确实不像一些人想像的那样傻,而是有超人的政治意志,不怕失去一切,敢于使用别人不敢选择的手段。但我认为,习近平保权位的一大利器是中国政治大一统的皇权传统,正是这一文化因素,成为中国难以打破习近平上台带来的政治僵局的深层原因。

习近平上台的倒行逆施把中国引入了文革以来最严重的险境,但仍有不少人相信,习近平有可能长期执政,其中也包括不少自称自由派的人士。他们之所以相信中国将迎来一个漫长的黑暗时代,是因为他们和那些不满习近平的建制派一样,无法想像一种没有皇帝的中国秩序。这个现象令1919年的中国具有格外的历史分析价值,因为百年前的中国恰恰是一个已经没有皇帝的中国。

百年前的中国,国力远不如今天,但那时的社会充满活力,知识人,包括精英和青年学子,享有今天无法想像的政治自由,充满寻求真理、重建国家的激情;而一战结束后的世界格局,也给中国创造了自主选择的历史机会。但为甚么那时中国文化精英的选择,会带来今天的困境?这其中的教训,是2019年的中国不得不再次面对的问题,也将是下次评论的主题。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