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評論】後習近平時代提前到來的挑戰

2020-02-11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雖然人們對後習近平時代何時到來有非常不同的預期,但武漢疫情失控之後,所有人都不得不面對這樣一個現實,後習近平時代將因此次危機而提前到來,人們還不得不面對的是,後習近平時代提前到來有可能是一場不僅危及中國、且危及全球的巨大災難。

為甚麼這次危機能如此急劇地改變如此多人的預期?為甚麼這種預期的急劇改變本身也意味著非常嚴峻的挑戰?此次疫情失控的整個過程表明,習近平定於一尊的治理體系,雖擁有歷代帝王做夢也想不到的統治手段和資源,卻無法應對一個本來有機會控制的疫情爆發。這裡有一個看似偶然的技術因素,那就是這種「新冠狀病毒」的傳染力實在是太強了。換句話說,如果這種病在美國或歐洲出現,他們的治理體系也未必能應付。但越來越多的證據表明,這種突襲中國治理體系的「完美病毒」,本身也可能是這個治理體系的產物。這就說明,習近平定於一尊的治理體系必然會內生出這個體系自己無法克服的危機,儘管無法預知危機的具體形式。

回顧歷史,這其實是中國政治大一統的治理傳統一直都沒有解決的問題。不少人曾認為,有現代技術支持,中共政權已經完全解決了這個問題,但此次「天譴」以人造病毒的方式再次警示,政治集權不合天道,中國人若繼續對皇權文化執迷不悟,就不僅會「自作孽不可活」,也會危及整個人類。那麼,政治集權不合天道的機理是甚麼呢?要想對中國人講清楚這個問題還真不容易。我看到,很多生活在民主自治下的海外華人,也難以理解這個問題。他們可以大罵中共失道,但還是堅持習近平集權是中國的唯一希望。最近,一位有識之士非常深入淺出地解釋了這個機理。這篇在《網易》上發表的文章題目是:「崇禎亡國時候,所有人都在等他的指示」。雖然這篇文章已經被刪除,但我相信該文將啟示千千萬萬的中國人。

但是,理解這個機制,並不等於中國靠自己的努力就能走出「定於一尊」的陷阱,這也是中國的歷史教訓。歷史上,中國大一統的王朝多次崩壞,但成功重建大一統的多不是漢人,而是胡人。這是一個非常耐人尋味的史實。這個令許多國人尷尬的史實提出的一個尖銳問題就是,今天的中國人能不能靠自己走出習近平「定於一尊」給中國和世界帶來的險境?

我的判斷是不能,即使能,代價之大也不可接受。此次中國疫情失控的最壞可能,就是「中國病毒」在全球傳播帶來一場不亞於世界大戰的人道災難。為了避免這種災難發生,習近平必須要盡最大誠意和努力與美國和國際社會合作,而不是繼續像現在這樣,做不顧後果的豪賭。這種豪賭即使成功,生命代價和社會後果都太嚴重,習近平也將難逃國人和世界問責。避免這種最壞可能的機會是存在的,其中一個重要的機緣就是習近平與特朗普微妙的個人關係。習近平與特朗普通話後,馬上派軍機威脅台灣,說明特朗普不懂得如何利用這個寶貴的機緣。特朗普應該告訴習近平,如果中國全力與美國及國際社會合作避免一場巨大的人道災難,美國將承諾對習近平的政治生命,做類似當年對裕仁天皇相類似的政治安排,因為這個安排不僅符合美國和中國的利益,更是全人類的利益之所在。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