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評論】普京的豪賭與他和習近平的「特殊夥伴關係」

2022.03.01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梁京評論】普京的豪賭與他和習近平的「特殊夥伴關係」
粵語組製圖

普京的豪賭徹底輸了,這一點已毫無疑義。但是,我們正在親歷的這場劃時代的大戲將以甚麼方式收場、更重要的是,將以多大的生命代價收場,還是一個巨大的問號。在普京宣示他會動用核武之後,所有人都想到的問題就是,他真有可能按下那個電鈕嗎?與此直接相關的一個問題就是,習近平會做甚麼選擇,是加大核戰風險,還是相反?十分關鍵。

如果沒有普京與習近平的「特殊夥伴關係」,我相信普京不大可能做如此冒險的豪賭,是習近平給了普京最重要的籌碼,也就是用中國的經濟實力來幫助普京對抗西方必將升級的經濟制裁。因此,無論中共如何解釋,都不可能改變習近平是普京戰爭罪行的共犯這個全球共識。習近平與普京的「特殊夥伴關係」遠遠超出了美國前國務卿基辛格一貫使用的地緣政治均衡這個傳統框架的解釋範圍,而涉及到了歷史學者尤瓦爾.赫拉利的解釋框架,即從歷史和人性的本質來理解當前烏克蘭危機。

用這個框架理解當下危機,一個線索就是理解普京和習近平的「特殊夥伴關係」。這是一種極為獨特的「同病相連(憐)」。兩人都因「社會主義陣營」頃刻崩塌而在冷戰結束後急劇的經濟和社會轉型中獲得政治機會,更是意想不到地獲得堪比帝王的絕對權力。他們雖非天生邪惡,但德不配位和才學不足的問題不可避免,更重要的是,他們此前的閱歷不可能讓他們對權力的春藥產生任何抗藥性。這雖然在歷史上不罕見,但時代環境卻完全不同了。像歷史上突然獲得絕對權力的君主那樣,普京和習近平都在權力春藥的作用下,越來越虛妄、偏執,想通過「不世之功」為自己的權位「正名」,也為自己不擇手段保權位做正當性辯護。但是,在現代技術條件下,他們的不義和罪行逃不掉眾目睽睽,普京和習近平都知道這一點,除了學希特勒的「心術」,他們還有一樣希特勒沒有的東西,就是核武器。

普京和習近平都看到了自己所作所為難逃被正義審判的歷史後果,習近平大呼「我將無我」,普京則大肆斂財,滿足貪欲。兩人慶幸的是,都掌握了終極的威懾手段,料定西方不敢來犯;只要對國內反抗鎮壓得法,就有機會不斷延長獨裁統治。普京和習近平核威懾最明顯的效果,就是讓西方文明自欺欺人的綏靖外交容易佔上風,瓦解了民主陣營的團結和鬥志。主張綏靖的人有一個假設,那就是普京和習近平若失去理性,就會被理性的新人取代。這個假設不僅缺乏根據,也桎梏了反極權、反專制的想像力。

我對尤瓦爾.赫拉利的理解是,僅用理性人假設來對付獨裁者,很可能是錯的,因而是危險的。普京和習近平的「特殊夥伴關係」給世界帶來了真實的核戰危險,但這個夥伴關係並不完全是理性的產物。普京是狼一樣的對手,而習近平則是豬一樣的隊友,在「紅二代」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哥兒們義氣」支持下,普京的豪賭大敗,對全球安全帶來極大挑戰,也帶來巨大的歷史機會。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