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評論】習近平會不會做好事?


2018-03-20
Share
com0320.jpg 【梁京評論】習近平會不會做好事?

在我看來,此次兩會傳達的最重要的信息,就是十九大後的習近平已經完全擺脫了江、胡勢力以及太子黨勢力對他權力的制約,獲得了全面掌控人事和政策的權力。也就是說,習已經完全達到了他個人權力最大化的目標。這個目標在十八大還不可能實現,而十九大是否能實現,也不是沒有問題。現在看來,僅僅從權力博弈的角度來看,習是成功了。

習近平集權付出的代價,概括起來就是他執政五年的結果是令中國內部和外部環境全面惡化了。這固然增加了中國未來發展的困難和風險,但也正因如此,也增加了迫使習近平這個“壞皇帝”做一些好事,或不敢做太壞的事的機會。這是我對中國目前形勢的一個基本判斷。許多中國人的習慣思維就是,只有好皇帝才能做好事,但歷史的邏輯並非總是如此。掌握權力的歷史人物最大的幸運,就是他(她)為了追求個人利益,而不得不做好事,我認為習近平有可能面臨這樣的機會。

不容否認的是,習近平成長過程形成的一些本能衝動是很壞的,甚至是邪惡的。他對西方普世價值的反感,他聯俄抗美的意圖,他對日本韓國以及周邊國家的輕蔑,他對炫耀國力和武力的熱衷,更不用說他對毛式話語的偏愛,都引起了普遍的反感和疑慮。而我們通過這次兩會可以比較清楚地看到,這種普遍的反感和疑慮正在對習近平形成巨大的心理和政治壓力。

坐穩中共黨魁大位的習近平,為什麼對國家主席這個名號如此在意?他為什麼要搞這麼一個對自己可以隨時改來改去的憲法“宣誓”忠誠的可笑儀式?這固然反映了他學養不足,並再次證明他身邊並無“高人”點醒,但另一方面,也說明他很在意國內,尤其是國際社會對他的“法統”怎麼看,也就是說,他知道總書記的名號在世界“不吃香”,知道憲法是“好詞”,儘管他把一些主張真憲政的人關進了監獄。

此次兩會的“白眼門”事件影響巨大,揭示了在網絡時代,營造一種“偽擁戴”、“偽開明”的氣氛不僅很難,而且一旦激起民憤,對習近平和中國形象的殺傷力很大。這一教訓,加上國際輿論環境對習越來越嚴厲的態度,對習未來的行為有可能帶來有利的影響。

中國經濟不妙的形勢,從根本上動搖了習與美國對抗的底氣。這不僅讓習在對美經濟談判取“服軟”姿態,也轉化為重用易綱這樣有留美背景的人擔任央行行長的要職,以便中國在貨幣和金融方面避免與美國發生嚴重對抗。更重要的是,失去與美國經濟對抗的底氣,有可能迫使習近平放棄以武力威脅統一台灣的選擇。不少人原來認為習會在解決台灣問題後,以這個“不世之功”來確立終生領袖地位。現在習近平緊急修憲延長任期,說明他可能在現實壓力下,已打消這個念頭。

在如何落實多數普通人的基本權利,尤其是司法公平這個大問題上,習近平一直沒有找到門路。這恐怕也是習近平急於修憲延長任期的一個重要原因。中國的內外經濟形勢越糟,習在這個問題上面臨的壓力就會越大。修憲延長任期,至少在一定程度上說明習認識到自己不可能在五年甚至更長時間解決這個問題。這個具有高度爆炸性的壓力,將是迫使習近平放下權力的傲慢和任性,做出一些好事最重要的動力之源。因為他知道,在這個問題上的失敗,對自己意味著什麼。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