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評論】普京與習近平的多重綁架關係與新世界大戰的危險

2022.03.22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梁京評論】普京與習近平的多重綁架關係與新世界大戰的危險
粵語部製圖

拜登已經非常清楚,習近平不僅不會幫他的忙,而且會不擇手段、乃至不惜代價地幫普京,從而大大增加了俄烏戰爭引發新世界大戰的風險。我的判斷是,即便普京被政變推翻了,習近平也不會背棄普京,而是會給他流亡中國的機會。理性主義的分析框架之所以在理解這次俄烏戰爭及其引爆的全球危機中不靈,一個重要原因,就是普京和習近平這兩個獨裁「病夫」,不僅各自綁架了一個核大國,還發展出一種遠超所謂「國家理性」的個人關係,也就是說,政治強人普京的「好男兒」魅力,在人格上綁架了自以為是「中國好男兒」的習近平。除了人格心理學這個分析維度,理解習近平對普京的崇拜,還有一個文化史的維度,那就是五十年代出生的中共紅二代,有一種強烈的「仇美親蘇」情結。這當然與蘇俄幫中共奪得天下有關係,也與蘇俄文化在冷戰時期對中共上層的深度浸淫有很大關係。

那麼,如何把這種加入情感和文化視角的分析,用來修正「國家理性」的框架,以便理解當前世界面臨的嚴重危機呢?普京利用俄國對歐洲能源供應的壟斷來爭奪對烏克蘭的控制,他同時也需要利用中國對世界貿易的實力來支撐自己對抗制裁,這合乎理性主義的邏輯,但是,習近平「中俄關係不封頂」的承諾,完全超出了這個邏輯,這顯然是刺激普京致命誤判的一個重要因素。更重要的是,當認識到俄軍嚴重失利,普京不僅滿盤皆輸,更面臨滅頂之災的時候,習近平不僅沒有勸普京住手,反而以「假中立,真結盟」的策略,讓普京放手施行更加殘暴的焦土甚至是屠城罪惡。「假中立,真結盟」當然瞞不住任何人,但習近平為甚麼敢這麼做?這顯然不能用國家利益來解釋,甚至不能用「黨國利益」來解釋。

我們看到,普京和習近平兩人和兩國之間多重的綁架關係,也就是個人權慾綁架國家利益,國家利益又因此而產生跨國的綁架關係,令戰爭一旦背離事前策劃的目標,就迅速走上升級軌道。寫道這裡,我已經看到了有關馬斯克的星鏈(Starlink)衛星通訊技術如何增強了烏克蘭抵抗和殺傷俄軍的效率的報道,然後又看到了俄國因傷亡過大可能考慮使用小型核武的報道,緊接著,是白宮發出俄國可能發動大規模網絡攻擊的預警。

本周即將在布魯塞爾召開北約峰會,核心議題必然包括如何減少戰爭升級的風險,並為最壞的可能做準備,也就是對第三次世界大戰的可能做新的評估。普京已經做了最壞的準備,為了減少他做困獸鬥帶來的嚴重後果,我相信峰會也要協調對習近平的策略,因為習近平還有能力影響普京。北京一直散佈「制裁無用論」,其潛台詞就是,制裁對專制國家無效,而只會傷害無辜百姓。這個邏輯對中國要比對俄國更適用,因為俄國人的反抗文化要強於中國。但我認為西方領導人應該考慮這樣一種可能,那就是給習近平安排一條退路,讓習做出有利世界和平的選擇。雖然我曾經認為普京有可能參與這種安排,現已證明是錯的,但我還是認為,文明世界不應放棄這種努力,那就是鼓勵習近平一退以利天下。我相信,烏克蘭人民付出巨大代價的反抗,加上包括俄羅斯人民在內的各國反戰行動,是增加而不是減少這種可能性。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