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評論】俄國慘敗之中國機遇(下):北方陸權帝國主導華夏政治的歷史終結

2022.04.12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梁京評論】俄國慘敗之中國機遇(下):北方陸權帝國主導華夏政治的歷史終結
粵語部製圖

由普京發動的這場「特別軍事行動」,竟如此神速地升級為一場決定21世紀文明格局和世界秩序的世紀之戰,為所有人始料所不及。但是,從文明衝突的角度來看,這場戰爭的勝負及其劃時代的意義已越來越清晰。此戰真正的勝方,是美英代表的海權帝國文明,而敗方,則是俄中軸心代表的陸權帝國文明。雖然海陸帝國文明的衝突由來已久,但若無澤連斯基關鍵時刻的大智大勇,兩種帝國文明的對決不會在此時以此種方式發生。此前有很多人都認為,台海之戰更有可能演化為兩種文明的對決。

我不贊成烏克蘭危機是西方、尤其是美英對俄國設下的陷阱這一陰謀論邏輯,但我承認,包括澤連斯基卓越表現在內的一系列偶然因素,讓美英看到烏克蘭危機帶來了歷史性的機會,那就是利用普京和習近平的大錯,從根本上削弱俄中邪惡軸心對民主價值和自由秩序的巨大挑戰。冷戰結束時,不少人同意福山(Francis Fukuyama)的觀點,即對民主和自由的全球性挑戰已不復存在。現在看來,亨廷頓(Samuel Huntington)對文明衝突的憂慮體現了更深刻的歷史感。可惜當時的歷史研究,尚未能講清楚文明衝突的歷史邏輯。最近,一位美國學者對地中海世界海權與陸權衝突的研究成果,給我很大啟發。(見《海洋與權力:一部新文明史》)

海權文明興起於青銅時代的地中海,並通過海路貿易從紅海和印度洋延伸至東亞,但歐亞大陸北方草原騎射民族之興起,加速了陸權帝國的競爭與擴張,在冶鐵技術取代青銅之後,騎步兵支撐的陸權帝國之競爭與擴張,逐漸主導了各主要文明的疆界及政治秩序的演變。現代世界誕生前的文明大格局,很大程度可由此得到解釋。不過,讓人不大容易理解的是,被陸權文明逼到歐亞大陸西北角島嶼的海權文明若失去活力,現代世界並不會誕生,因為自由的政治秩序,不會從陸權的帝國文明中內生出來。

就人文精神和創新能力而言,海權文明高於陸權文明,但這並不意味著陸權文明就不會抵抗,也不意味著海權文明必然一統天下。在現代技術條件下,陸權文明對抗海權文明的一個可能結果,就是同歸於盡,這正是支撐俄中邪惡軸心的一個恐怖邏輯。就天性而言,多數人容易被海權文明的自由秩序所吸引,因為漫長的史前人類,社會多是自由的。此次俄國慘敗會強化人類回歸自由社會秩序的大趨勢。

在北方馬上民族興起之前,華夏文明的基調是多元自治,社會是自由的。秦漢以後編戶齊民政治一統的帝國傳統,與來自北方的軍事和政治強勢有非常直接的關係。這個長時段的歷史邏輯在現代的表現,就是蘇俄主導了中國現代國家的建構。雖然多元自治的共和也曾一度成為精英的主流認知,但毛澤東在數月內就從湖南自治運動的先鋒,搖身一變成為中共一大代表。這個史實表明,只要北方還有一個強大的陸權帝國,中國就很難選擇自由的政治秩序。華夏南方雖有海洋與海權文明相通,但在北方的強勢之下,海權文化難有政治空間。過去三十年,中國經濟之所以能崛起,非常重要的因素就是新加坡、台灣和香港的介入,輸入了海權文明的營養。此次俄國的慘敗終結了北方帝國對華夏政治的影響,加上海權文化在華人世界的成長,中國的自由之旅,有了全新的機遇。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