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评论】俄国惨败之中国机遇(下):北方陆权帝国主导华夏政治的历史终结

2022.04.12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梁京评论】俄国惨败之中国机遇(下):北方陆权帝国主导华夏政治的历史终结
粤语部制图

由普京发动的这场「特别军事行动」,竟如此神速地升级为一场决定21世纪文明格局和世界秩序的世纪之战,为所有人始料所不及。但是,从文明冲突的角度来看,这场战争的胜负及其划时代的意义已越来越清晰。此战真正的胜方,是美英代表的海权帝国文明,而败方,则是俄中轴心代表的陆权帝国文明。虽然海陆帝国文明的冲突由来已久,但若无泽连斯基关键时刻的大智大勇,两种帝国文明的对决不会在此时以此种方式发生。此前有很多人都认为,台海之战更有可能演化为两种文明的对决。

我不赞成乌克兰危机是西方、尤其是美英对俄国设下的陷阱这一阴谋论逻辑,但我承认,包括泽连斯基卓越表现在内的一系列偶然因素,让美英看到乌克兰危机带来了历史性的机会,那就是利用普京和习近平的大错,从根本上削弱俄中邪恶轴心对民主价值和自由秩序的巨大挑战。冷战结束时,不少人同意福山(Francis Fukuyama)的观点,即对民主和自由的全球性挑战已不复存在。现在看来,亨廷顿(Samuel Huntington)对文明冲突的忧虑体现了更深刻的历史感。可惜当时的历史研究,尚未能讲清楚文明冲突的历史逻辑。最近,一位美国学者对地中海世界海权与陆权冲突的研究成果,给我很大启发。(见《海洋与权力:一部新文明史》)

海权文明兴起于青铜时代的地中海,并通过海路贸易从红海和印度洋延伸至东亚,但欧亚大陆北方草原骑射民族之兴起,加速了陆权帝国的竞争与扩张,在冶铁技术取代青铜之后,骑步兵支撑的陆权帝国之竞争与扩张,逐渐主导了各主要文明的疆界及政治秩序的演变。现代世界诞生前的文明大格局,很大程度可由此得到解释。不过,让人不大容易理解的是,被陆权文明逼到欧亚大陆西北角岛屿的海权文明若失去活力,现代世界并不会诞生,因为自由的政治秩序,不会从陆权的帝国文明中内生出来。

就人文精神和创新能力而言,海权文明高于陆权文明,但这并不意味著陆权文明就不会抵抗,也不意味著海权文明必然一统天下。在现代技术条件下,陆权文明对抗海权文明的一个可能结果,就是同归于尽,这正是支撑俄中邪恶轴心的一个恐怖逻辑。就天性而言,多数人容易被海权文明的自由秩序所吸引,因为漫长的史前人类,社会多是自由的。此次俄国惨败会强化人类回归自由社会秩序的大趋势。

在北方马上民族兴起之前,华夏文明的基调是多元自治,社会是自由的。秦汉以后编户齐民政治一统的帝国传统,与来自北方的军事和政治强势有非常直接的关系。这个长时段的历史逻辑在现代的表现,就是苏俄主导了中国现代国家的建构。虽然多元自治的共和也曾一度成为精英的主流认知,但毛泽东在数月内就从湖南自治运动的先锋,摇身一变成为中共一大代表。这个史实表明,只要北方还有一个强大的陆权帝国,中国就很难选择自由的政治秩序。华夏南方虽有海洋与海权文明相通,但在北方的强势之下,海权文化难有政治空间。过去三十年,中国经济之所以能崛起,非常重要的因素就是新加坡、台湾和香港的介入,输入了海权文明的营养。此次俄国的惨败终结了北方帝国对华夏政治的影响,加上海权文化在华人世界的成长,中国的自由之旅,有了全新的机遇。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