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評論】美中對抗與AI競爭(下)

2024.04.16
【梁京評論】美中對抗與AI競爭(下)
粵語組製圖

AI技術帶來的產業革命,究竟對人類文明的未來意味著甚麼?這是當今世界和中國的精英階層都不得不思考的問題。從悲觀主義的視角看,AI對人類最大的威脅,就是攪亂了人類秩序賴以維繫的真偽和是非判斷,從而攪亂乃至顛覆人類基於真偽和是非判斷的道德判斷。也就是說,AI有可能讓人類失去真偽和是非判斷的能力,從而失去道德判斷能力。從樂觀主義的視角看,人類最終有能力克服AI技術帶來的這個挑戰,但可能付出很大代價。美中對抗與AI競爭的關聯就在於,美中對抗是決定AI技術給人類文明帶來的代價一個重大因素,而這個代價會有多大,目前還極不確定。

這種不確定性的一大源頭,就是中國會如何利用AI技術。很顯然,如果中國利用AI技術來搞信息戰、生物戰,提升大規模殺傷武器的智能水平,後果可能非常嚴重。那中國會不會這樣做呢?如同當年的日本一樣,中國不缺東條英機、也不缺山本五十六這樣的人,他們的共同之處就在於,當時日本認為別無選擇。中國現在也有不少人,認為中國除了和美國決一死戰,別無選擇。現代史學家會問,當年的日本真的別無選擇嗎?這個問題雖然不可能有確定的答案,但會啟示當代人思考,中國除了與美國魚死網破,難道就沒有另一種利國且利天下的選擇?果真如此,將不會傷害中國人包括全球華人的文化身份的尊嚴。

我非常認同李光耀的這個觀點,那就是語言和文化障礙,會禁錮人的思維和想像力,因而看不到事實上有更好的選擇。AI的大規模語遊戲的一個重大意義就在於,它不僅能極大地減少語言障礙,同時也能極大地消除個體和文化群體之間的知識差距。也就是說,對中國這樣擁有強大傳統和獨特語言系統的文明帝國,AI可以極大地消解語言和知識差距帶來的誤解和誤判,這就大大減少了文明之間陷入毀滅性衝突的危險。

雖然中國在AI技術性能的開發方面,比如在算力和數據系統上,難以超越美國,但在AI技術的應用方面,我認為中國有一個超越美國的重要機會,那就是利用最新的AI技術來革新公益事業和社會保障系統,甚至包括司法系統。這不僅是因為中國的人口規模巨大,更重要的是,中國現有的司法、教育、以及醫療保健體系,弊端之嚴重,已經令社會和國家陷入巨大困境。美國這方面的問題也很大,但其覆蓋面之廣泛,既得利益相對龐大,帶來了巨大惰性。也就是說,中國擴大公共服務覆蓋面的急迫性,克服不公和腐敗,迅速提升效率的空間,其實要大於美國、中國應用AI技術來提升司法、公益和社會保障事業的成本和效益之比,要比美國更為有利。

從習近平繼續把大量寶貴資源投入產能過剩的汽車和清潔能源,繼續鼓勵輸出產能過剩來救經濟的決策來看,他似乎沒有看到利用AI技術來革新社會服務系統的選擇,或者,他看不到這樣做政治上對自己繼續掌權有利。這其實是非常愚蠢和可悲的錯誤。那麼,習近平有沒有機會糾正這個錯誤,啟動AI時代的社會保障體系的建設呢?挑戰並不來自技術困難,而來自用甚麼樣的人來推動這個變革。我的判斷是,他用的奴才,自己沒有本事做這件大事,也不許別人有機會做。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