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評論】中國病毒與中國噩夢

2020-04-21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在元旦前後的評論中,我曾預言中國噩夢將在2020年代成為現實,但我不可能想到,中國噩夢會以全球大疫的方式,如此快地禍及全人類。其實,就在我寫評論的時候,官方已經知道了武漢瘟疫的實情,但中共縱容欺瞞和卸責的官場文化加上習近平的昏庸,最終讓中國病毒釀成了現在這場堪比世界大戰的全球災難。那麼,中國病毒給世界帶來的這場中國噩夢,將讓中國和世界付出甚麼樣的代價?最終又將如何收場?雖然這些問題所有人都關心,但要做出令人信服的回答卻幾乎不可能。

在這個重大的歷史節點,樂觀派傾向於認為,習近平闖下如此大禍,完全無法收拾局面,因此,在國內外的巨大壓力下,他只有下台或被趕下台。而隨著習近平時代的終結,中國將回歸人類普世價值的大道。也就是說,中國病毒在全球帶來大瘟疫,代價雖然巨大,但對中國內部的和平變革是有利的。因此在總體上,以全球大瘟疫這個方式實現的中國噩夢與其他形式的中國噩夢,比如戰爭和發生大規模內亂相比,中國病毒帶來的中國噩夢是代價相對較小的一種。

坦率地說,我比較容易偏向樂觀,但最近中國的事態發展卻更支持悲觀派的看法。我們看到,習近平除了更瘋狂地推行戰狼外交、加大對台灣軍事壓力,更通過行動告知港人和整個世界,他不會再受所謂「一國兩制」承諾的約束。習不僅不怕讓香港失去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而且指示中共做好準備,應對長時間的國際孤立,準備與美國攤牌。習近平有甚麼本錢做這個選擇嗎?我的一位持悲觀立場的朋友認為,習有這個本錢,因為他的判斷是,通過這場公共危機,習近平事實上已經完成了把中國法西斯化。對作家方方的無恥圍剿以及大小「五毛」或「小粉紅」的空前猖獗,都支持這個判斷。

不過,這些發展還不能讓我完全放棄樂觀的期望。我的理由是,習近平表現出來的強硬態度,除了證明中共內部沒有力量挑戰他的地位,還與這樣幾個因素有關:第一,美國和西方發達國家仍不得不專注於化解疫情危機,中國病毒帶來的公共衛生危機和經濟危機要比所有人想像的更難應付,而此次疫情爆發的源頭中國則有效控制住了第一波疫情,令習近平獲得了一個喘息空間;第二,我以為這是最重要的一條,那就是習近平認為他沒有退路,在內外壓力下改弦更張推進改革,要比強硬到底更加危險。換句話說,習近平有能力保住權位,並不等於他有能力改革。在這種情況下,選擇強硬或者是表面上強硬,是更理性的選擇,尤其是在美國和整個世界都被中國病毒纏住了手腳的當下。第三個因素,我相信就是美國大選的形勢不明朗。特朗普現在有可能因美國疫情失控而落選,這就削弱了他與習近平博弈的能力。

基於這些理由,我仍然堅持這樣的期望,那就是中國病毒給全球帶來的這場災難代價巨大,同時也創造了一個機會來避免中國噩夢擴展到可能是更糟的局面,也就是發展到戰爭和中國全面失序的局面。指望習近平和中共高層靠自身力量走出中國噩夢是不現實的,指望中國的民變恐怕也是不現實的。那憑甚麼指望美國呢?理由不只 一個,但其中一個就是王立軍也懂得的理由,那就是美國能給下台的人安排出路。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