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評論】台灣與"數據民主化"時代的政治變革


2016.05.24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com-quote620.jpg 梁京評蔡英文就職總統及台灣的政治變革機遇(粵語部製圖)
Photo: RFA

蔡英文的就職典禮講話令不少中國自由派知識分子失望,認為她的講話氣勢不足,水平一般,尤其是對大陸的恫嚇有點示弱,在"九二共識"問題上,做出了民進黨迄今為止最軟的表態。

蔡英文確實不是一個"魅力"型的政治領袖,可能正因對此自知,她的講話中有這樣一句:"國家是因國民,不是因領導人而偉大"。那麼,在我們這個時代,台灣會因人民而偉大嗎?換句話說,台灣人民有歷史性的機會成為偉大的人民嗎?我的看法是,台灣人民很可能有這樣的機會。

歷史告訴我們,一個國家能不能成就偉大的人民,取決於很多並非自己能選擇的外部因素,也取決於許多偶然的時代因素。那麼,我為什麼相信台灣人民有機會成為這個時代的偉大人民呢?

今天,幾乎每一個國家,都出現了深刻的社會躁動和不安,一切跡像表明,世界正在進入又一個大動蕩、大變革的時代。推動這次全球大變革的基本動因已經非常清楚,那就是近三十年的這一輪全球化普遍加劇了各國內部的不平等。最近,《金融時報》評論員馬丁•沃爾夫向讀者推薦了一本新書,題目就是《全球不平等:全球化時代的一種新方法》(作者Branko Milanovic)。這本書的一個重要結論,就是從全球角度看,國家之間的不平等減小了,這顯然與中國的高速增長有相當重要的聯系,但各國內部的不平等,特別是發達國家內部的不平等加劇了。也就是說,不平等已成為窮國和富國的政治變革都面臨的最大挑戰。

正是在這個背景下,我們已經看到,許多國家內部都出現了極端政治勢力抬頭的現像,也就是大大小小的"川普"現像。這個現像讓許多知識分子震驚,因為這表明政治變革很可能被非理性的力量劫持而走上邪路。"川普"現像還提出了一個有意思的問題,那就是為什麼這個時代的信息和溝通技術革命,也就是所謂的"數據民主化"似乎不是抑制反而是助長了民主政治的非理性傾向?

已經有學者指出,"數據民主化"未必有利於社會的政治整合,因為人們更容易看到自己想看到的東西,更容易與想法相近的人交往而強化自己的偏見,由此帶來政治變革的僵局。而在我看來,在各國經濟高度依存的今天,"數據民主化"會助長另外一個不利於政治變革的後果,就是有利維持現狀,因為重大變革會給許多人帶來"不舒服",而"數據民主化"會強化對這種不舒服的表達,讓政治家難以達成共識,難以決斷。


有助於打破"數據民主化"時代政治僵局的可能有這樣幾個因素,第一,國家不太大,第二,有強大的外部威脅和壓力,第三,青年一代有足夠強大的政治力量推動變革,而老人的政治影響力在下降,第四,政治領導人與國民有很好的對話能力。

不難看到,台灣和香港都符合前三條,但香港不可能讓蔡英文這樣的人執政,因此,一個重要的因素就是蔡英文能不能做到第四條,而我認為,蔡英文的成長歷程,以及整個台灣青年一代的教育和文化素養,都讓我們有理由期待,她可能做到第四條。

台灣政治變革還有一個重要而有利的外部因素,就是中美兩個巨人的國內矛盾正在加劇,兩國的摩擦也在加劇,這有可能給台灣的經濟和社會政策提供一個更大的選擇空間,特別是讓台灣更容易擺脫對大陸經濟的過度依賴。簡單說,就是中美兩國內部的改革僵局以及兩國關系的僵局,很可能對台灣的大膽變革是有利的,因為"數據民主化"會令這種僵局持續一段時間,從而給剛上台的蔡英文寶貴的時間,讓她有機會從試錯中增長政治智慧,不僅成為一個偉大國民的助產士,也為中國政治文化的更新做出歷史性的貢獻。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