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評論】「罷韓」成功與中國政治文化的挑戰

2020-06-09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如何解讀「罷韓」高票成功?這個問題是台灣政治評論家正在熱烈爭論的問題。最簡單的解讀,就是高雄人表達了他們對「政治負心漢」的強烈不滿,這當然是完全符合事實的。但國民黨,尤其是韓國瑜本人和眾多「韓粉」顯然不接受。他們認為是蔡英文和民進黨利用執政優勢來「運作」,起了決定性作用。反駁的人則認為,蔡英文其實很不情願地在最後時刻才做出支持「罷韓」的決定,而這個決定在政治上對蔡英文本人並不利,因為讓人感到她不厚道,有違「窮寇莫追」之古訓。

那為甚麼蔡英文還是要同意「民進黨」支持「罷韓」呢?簡單的解釋就是,民進黨判斷「罷韓」若失敗,會非常不利。但也有一種更複雜的解讀,那就是蔡英文更害怕民進黨失去台灣年輕一代在未來選舉中的支持,因為這次「罷韓」的主力其實是所謂「自然獨」的台灣年輕人。「罷韓」若沒有民進黨支持,也很可能成功,但民進黨若因蔡英文愛惜羽毛而既增大「罷韓」失敗的風險,又疏離青年選民,太不合算。

作為台灣政治的局外人,我其實並不關心哪一種解釋更「政治正確」,但我關心的是「罷韓」以這種方式「大獲成功」,對未來兩岸政治和中國大陸政治的影響究竟是甚麼?我與台灣的一些觀察家的共同憂慮就是,這次「罷韓」運動會不會成為點燃台灣「仇恨政治」的導火索?而韓國瑜會不會成為中共在大陸煽動「仇恨政治」的得力代理人?中共直接操控的媒體在「罷韓」投票前夕,高調「挺韓」,不能不增加這種憂慮。雖然中共過去與韓國瑜沒有太多瓜葛,但在韓證明自己比國民黨大佬們更有號召力之後,中共曾為助力韓國瑜勝選投入了大量資源,並一度產生很大希望。雖然後來韓國瑜輸給了蔡英文,但他在台灣藍營中的影響力仍無對手。韓國瑜是不是有可能在飽受羞辱之後,甘心做中共在台灣的代理人?從他在罷免前後的言行來看,很難排除這種可能。

從中國政治文化的角度,有兩個相互關聯的因素有助於「罷韓」成功點燃「仇恨政治」,一個就是「政治大一統」的價值觀,另一個就是「成王敗寇」的集體記憶。無須諱言,台灣藍營多偏好「政治大一統」,他們未必喜歡中共,更未必反民主,但很難接受台獨。但是,「成王敗寇」是「政治大一統」的權力遊戲難以擺脫的邏輯。沒有對下台後被羞辱的巨大恐懼,恐怕當年鄧小平也未必會下令坦克開進北京城。習近平本以為有足夠的資源支持他當權二、三十年,卻沒想到他讓武肺病毒擴散全球,讓自己陷入今天走投無路的絕境。

無人能預測習近平將以甚麼方式下台,但我希望,在不久的未來,他能以一種比較理性、或比較「文明」的方式交出權力。在「後韓國瑜」時代,如果台灣的各種政治力量不給「仇恨政治」機會,將有助於增加這種機會。我對此寄希望的一個主要原因,就是我看到台灣的青年一代是向前看的,他們對老一代的恩怨不感興趣,而更看重未來的機會和選擇。如果「罷韓」後的台灣政治能證明這一點,將給大陸青年以很大啟示。今日中國不是沒有機會、更不是沒有選擇,真正的危險,是大陸青年像老一代人那樣,再次被「政治大一統」和「仇恨政治」所綁架。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