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評論】這個世界出了什麼問題?


2016.07.05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com-quote620.jpg 梁京評中國及世界的發展方向(法新社圖/粵語部製圖)

啟發我選擇這個評論題目的是美國獨立日公共電台中播放的聽眾討論,題目是“美國出了什麼問題?”

我一下子就聯想到不久前孫立平關於中國出了什麼問題的議論,他認為中國的大問題是失去了方向感。他說的固然不錯,但今天豈止是中國失去了方向感,我相信許多人會同意我的這個判斷,美國也失去了方向感。美國普通公民在電台的討論中對美國問題的反思,讓我更相信這個判斷。議論中,有人對美國的權勢精英進行了非常尖銳的批評,指責他們操控了整個媒體,長期壓制不同意見和聲音,尤其是壓制左派的意識形態和政見。

這個批評反映了當今美國這樣一個現實,即右派,或自由主義意識形態已經失去過去三十年的主導影響力,左派的影響力正在上升。但問題是,左派就真能為美國的未來提供方向感嗎?我的觀察是,多數美國人並不這樣看。也就是說,雖然資本主主導的全球秩序再次出了大問題,但傳統的左右之爭對回答今天美國乃至世界面臨的挑戰,並不能給出有說服力的回應。

Thomas Friedman,也就是暢銷書《世界是平的》的作者,試圖從全新的角度來尋求“這個世界出了什麼問題?”的解答。他即將出版的新書題目是《感謝你來晚了》(Thank you for Beijing Late)。這本書的一個核心思想,就是人類文明走的太快了,以至於整個生態系統,人類的社會系統都來不及作出適應性調整。由此帶來的大問題,就是一方面氣候變遷對人類的生產和生活帶來越來越危險的衝擊,另一方面,眾多欠發達國家嚴重失序,越來越多人逃往發達國家和尚能維持秩序的國家,比如逃往中國,對整個世界秩序帶來威脅。

佛理曼把世界劃為失序和有序兩部分,並把中國列入有序部分,反映了他的“親華”立場,更反映他對中國在未來“全球維穩”中的期望。而事實上,過去三十年中國經濟的高速發展,正是他憂慮的人類文明發展速度太快的一個重要因素。佛理曼不可能不知道這一點,但他不願也不敢想像,中國加入全球的“失序”陣營,對未來的世界意味著什麼。

但事實是,中國加入全球“失序”陣營的風險正在變的越來越大。我注意到,近幾個月來,習近平越來越無顧忌地強調忠於馬克思主義和共產主義。這其實是一種相當荒誕的現像,因為這不僅不可能達到純化中共意識形態的目的,反而會加劇整個中國思想的混亂,加劇中國人思想和精神的“失序”,從而加快中國社會失序的進程。

但有意思的是,無論中國還是世界,人們似乎對習近平的這種荒唐越來越不在意,或越來越“無語”。在國內,可以理解的原因是公開批評習的個人風險越來越大,但外部世界對習近平的這種行為,為什麼會越來越無動於衷了呢?

我想一個重要的原因就是,人們認識到,批這種明顯的荒唐沒用,而當今世界,無論窮國還是富國,無論精英還是平民,大家都有太多現實的難題要面對,無暇他顧,而這也正是習近平能無顧忌地大談馬克思主義和共產主義理想的原因。

正如《金融時報》報道習近平“七一”講話時注意到的,他一方面強調中共不能“背離和放棄”馬克思主義,同時又強調“中國人民……不惹事也不怕事”,這其實是完全自相矛盾的,因為馬克思主義就是一個號召全世界無產者造資本主義反的主義。

習這樣的言論,如果只發生在北朝鮮,世界或許有理由不在意,但發生在中國,世界卻不得不假裝不在意。這本身就說明,這個世界真的是出了大問題,而且,這個世界的問題顯然不能用習的認知問題來解釋,而與整個世界的精英階層的認知不足有關,包括與整個中國精英階層的認知不足有關。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