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評論】川普與美國的政治革命


2016.07.26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com-quote620.jpg 梁京評川普與美國的政治革命(法新社圖/粵語部制圖)

我相信,自上周美國共和黨代表大會之後,"如果川普當選美國總統,對未來意味著什麼?",已成為所有關心時政的人不得不思考的問題。我也試圖在評論中回答川普上台對中國的利弊,但發現我的判斷連自己都難以說服。

事實是,沒人能回答川普上台對個人、國家和世界是利還是弊這個問題,這不僅是因為川普的行為令人難以預料,更深刻的原因,是川普若當選,將意味著21世紀的美國政治革命不可逆轉地全面啟動,而這場政治革命帶來的不確定性遠比川普個人品格帶來的不確定性更大。

那麼,這種巨大的不確定性是否意味著所有對未來的分析和預料都沒有意義呢?當然不是,因為不確定性的挑戰,正是激勵人類認知進步最大的動力之源。

目前,不少美國知識和媒體精英都在努力應對川普和桑德斯啟動的美國政治革命帶來的認知挑戰,他們關心的一個焦點問題就是,為什麼這麼一個被美國知識和媒體精英長期鄙視的商人,而不是比他更有人格魅力、更有知識和文化素養的人啟動了美國的政治革命?

簡單的答案就是這一輪全球化帶來的種種負面後果,激發了全球性的民粹主義大潮,但這個答案還是不能解釋為什麼是川普而不是別人借到了民粹主義大潮之力,特別是川普本人其實是這一輪全球化受益最大的富翁,有人指出,川普的房地產暴利,與中國資本外逃有相當直接的關系。那為什麼美國底層仇富的憤怒反而讓這樣一個地產商在此次大選中成為最大贏家呢?川普看到了什麼別人沒有看到的東西,把握了什麼別人未能把握的玄機呢?

我相信,川普長期經營房地產並深度介入電視"真人秀",可以為我們回答上面的問題提供某種線索。正如許多中國人這些年來所體驗到的,房地產對收入分配不公最敏感,尤其是在鼓勵個人擁有住房的國家,房價變動可以說就是財富分配狀況的晴雨表。作為房地產商的川普,有機會比別人更清楚地看到,什麼樣的人正在從當前的財富分配游戲中得益,什麼人的利益正在遭到損害。而作為"真人秀"的大玩家,川普不僅必須非常了解大眾的口味,還要了解他們的政治情緒。也就是說,川普獨特的商業經歷,賦予他獨特的政治視角,讓他不僅超越了美國的職業政客,也超越了美國的知識和媒體精英,更准確地把握了美國社會變動的脈搏。

但缺乏政治和組織領導經驗的川普,為什麼能僅憑自己的煽動能力就可能登上世界上權力最大的總統寶座呢?一些美國精英認識到,如果沒有傳媒和溝通方式的革命,也就是沒有所謂的"數據民主化",這也是不大可能的。那麼,啟動21世紀美國政治革命的川普,一旦當選美國總統,能夠把握和駕馭這場政治革命的大潮嗎?

正是這種擔憂,讓希拉裡還有當選的可能。但現在越來越多人相信,由於希拉裡的個人品行問題太多,要阻止川普上台為時已晚。更重要的是,即便希拉裡上台,也無力逆轉美國政治革命的繼續。之所以如此,不僅因為希拉裡有品行問題,還與這樣一個事實有關,美國政治革命不僅有內因,更有外因。當今全球性的移民和難民潮,以及伊斯蘭極端勢力帶來的全球地緣政治風險失控,前國務卿希拉裡不僅逃脫不了干系,且並無良策。而川普之所以能啟動美國的這場政治革命,原因之一就是他比職業政客們更敏銳地看到了外部危險的嚴重性,更有效地激起了選民對安全失控的恐懼。盡管川普的對策也不可能像他所承諾的那樣,立竿見影給美國帶來安全,反而會讓美國政治革命的外因,更加有力。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