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評論】習近平的進退與中國權力博弈的底線重設(下)——中國經濟大勢已去的挑戰和機會

2022.07.26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梁京評論】習近平的進退與中國權力博弈的底線重設(下)——中國經濟大勢已去的挑戰和機會
粵語組製圖

上周,美國中情局長伯恩斯發表了這樣一個判斷,那就是大陸入侵台灣的風險將隨著時間而不斷增高。伯恩斯想傳遞的信息很正確,美國絕不能低估習近平打台灣的決心,必須做好長期應對這一挑戰的準備,但他關於中共打台灣的風險將隨時間不斷增高的邏輯其實是有問題的,因為這個邏輯隱含的假設是,第一,習近平不僅會連任,而且很可能長期大權在握,第二,中共攻打台灣的軍力會持續增長。我相信,無論在中國還是在海外,這兩個假設都會遭到不少人的挑戰。

事實上,大陸正在發生的經濟災難,已經令許多人相信,即使習近平二十大能連任,他也不可能打台灣,因為中國經濟已元氣大傷,各種危機正在全面爆發,習近平能混下去就很不錯,根本不可能打台灣。國內相當普遍的這種情緒,支持了美國一位初露鋒芒的地緣政治專家對世界和中國大勢的重大判斷,這個判斷就是,「世界末日方開始,中國大難已臨頭」(見 Peter Zeihan 的新書「The End of the World is Just the Beginning」) 。

Zeihan對中國大勢的分析遠比西方主流的中國專家和地緣政治專家犀利。我對他的邏輯簡單概括如下:第一,世界秩序因去全球化不可避免而正在重建,中國在過去四十年因美國和西方的「寬鬆」、「客氣」獲得暴利,將成為這次去全球化大潮到來的最大輸家;其次,中國將回到歷史上「內鬥內行,外鬥外行」的老軌道上去,中國的歷史神話和偉大復興之夢都不過是海市蜃樓。第三,除了文化劣勢,中國現在還面臨著全球最嚴重的人口危機,即性別失衡、急劇老齡化以及總量萎縮合成的巨大危機。簡而言之,曇花一現的中國經濟奇跡,過去不曾有,今後也不會再有。按照這個邏輯,中共犯台,不僅不是一個長期危險,可能連短期危險也談不上。

的確,Zeihan從長時段的歷史模式和人口學的角度來看中國「崛起」,比許多西方的中國專家更清楚地看到了這樣一個基本事實,那就是習上台十年,傾全力定於一尊,以令人目眩的速度毀掉了中國的經濟和國際地位,因而大大加速了「去全球化」的進程,同時帶來歷史性的災難。而習近平之所以能走這麼遠,不僅有他個人的原因,還有更深刻的歷史和文化原因。問題是,在新的世界秩序和未來地緣政治格局的建構中,中國因素就可以因此而一筆勾銷了嗎?

歷史上,中國的權力博弈導致了政治文化和精英文化的內卷,是一個重要事實,但這一發展的歷史邏輯究竟是甚麼?Zeihan並沒有搞清楚,因此,他看中國的未來,不僅低估了其惡性演變的危險,也低估了其良性發展的可能。很多人已看到,在AI時代,中國權力博弈的進一步內卷,危害的絕不僅是中國,反過來,習近平的進退危機若促成一場良性的政治革命,中國將有巨大的動力和潛能,加速能源技術和生命技術的革命,因為唯有如此,中國才有可能自救。如果中國不能救自己,美國和西方也不可能救世界。這個現代文明的邏輯,並不會因經濟去全球化的潮流到來而不成立。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

相關文章:

【梁京評論】習近平的進退與中國權力博弈的底線重設(上)
【梁京評論】習近平的進退與中國權力博弈的底線重設(中)——紅二代接班與習近平災難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