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評論】香港與21世紀中國的政治革命


2019-07-30
Share
com0730-web.jpg 【梁京評論】香港與21世紀中國的政治革命

周一(29日)在北京舉行的港澳辦記者會,令許多中國觀察家感到費解,因為此前各種渠道放出來的消息是,這次記者會將是中共高層強硬派贏得習近平支持後對香港危機的一次重要表態,可能涉及一些後果非常嚴重的決定,包括是否動用軍隊來平息香港亂局。結果呢,這次事前煞有介事的記者會是高高舉起、輕輕放下,除了重複一國兩制的老調,似乎並沒有釋放任何新的重大信息。

不過,有評論家敏感地指出,北京換了新面孔。新出場的港澳辦發言人楊光不僅年輕,且看不到外交部發言人那種掩飾不住的傲慢。楊光還特意強調了港人對法治引以為豪,讓我感到有點意外,因為中共理解的法治,與港人理解的法治,完全不是一回事,楊光不可能不懂這一點。

看來解讀這次記者會的一個重要線索,是為甚麼北京沒有像許多人擔心的那樣,擺出一副猙獰面孔來升級對港人的恫嚇。對此可以做出多種解釋,比如即將恢復的中美貿易談判、台灣選舉、中共高層的權鬥。在這些解釋的背後,我認為其實還是那個大判斷:中共當權者認識到,徹底毀掉香港,後果難料也難以控制。

由此提出的問題就是,中共對香港危機容忍的底線究竟在哪裡?難道即便香港發生一場政治革命,中共也不會出手砸爛這個精致的大瓷器嗎?對這個問題,我思考了很久。今日的香港其實不僅是英國人留下的遺產,也是中共打江山的那代人留下的遺產。因為英國人其實早就可以放棄香港,而中共也可以早就收回香港。英國和中共領導人留住香港的選擇,固然是出於種種時下利弊的權衡,但背後也有當事人深刻的文化直覺和政治遠見。香港能存在到今天,兩者缺一不可。

當年英國人治下的香港,為中共革命提供了不少便利,如果繼續留下香港,會不會給21世紀的中國革命也帶來便利?這是中共當權者不可能不去想的問題。既然如此,香港是不是就在劫難逃了呢?我相信此次香港危機的爆發與發展,將對這個問題給出影響深遠的答案。我總的判斷是,雖然21世紀的革命和戰爭不可避免,但香港還有不錯的生存機會。我的基本邏輯是,正如20世紀一樣,21世紀革命和戰爭之源頭,是新崛起的強國挑戰舊的全球秩序。也就是說,中國正在成為21世紀革命和戰爭的重要源頭,21世紀的中國,不發生某種「大事」其實是不可能的。在這個前提下,也就是大規模內外衝突必將發生的前提下,有點政治頭腦的人都應該看到,留住香港的自治和自由,並非指向增加未來大規模衝突的機會和代價,而很可能是恰恰相反。我希望香港局勢的發展,會有助於北京領導人做出這樣的基本判斷。

如果有這個判斷力,我認為北京對香港的容忍底線將不是固定不變的,而要取決於香港內部衝突與大陸危機的關聯形勢。比起大陸社會,受英國法治和自治文化深刻影響的香港社會,對各種極端和激進傾向,有更強的內生約束力。這種社會品格和文化資源恰恰是21世紀中國的秩序重建所最需要、也最稀缺的。正因如此,雖然香港經濟權重會繼續下降,但隨著國內秩序危機不可避免的惡化,衝突風險不斷增大,保住一個能維繫自治和法治秩序的香港的全局意義就會逐漸彰顯出來。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