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評論】美國的危機與中美對抗


2016.08.02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com-quote620.jpg 梁京評美國的危機與中美對抗(法新社圖/粵語部製圖)

 

上周,美國民主黨的精英們在代表大會上向選民和世界表達了這樣一個基調,美國仍是當今世界最偉大的國家,美國的自由和平等之夢仍然生機勃勃,並不像川普說的那樣,一片黑暗,因此,美國人民不應被川普悲觀的調子忽悠,而應該支持希拉里,阻止川普可能給美國和世界帶來一場難以估量的災難。

但民調表明,民主黨代表大會雖然比共和黨的成功,卻未能消除川普當選的可能。因為民主黨精英的樂觀主義調子並不能讓足夠多的選民相信,希拉里有能力領導美國應對美國目前面臨的重重危機。

事實上,不僅是美國選民,整個世界也是如此。各國精英都清楚地看到,川普有機會當選,是美國危機的產物,即便本次大選的結果是希拉里當選,也絕不意味著這個危機會很快解決。正是在這個背景下,不少人把更大注意力轉向了美俄和中美對抗,包括中美之間發生戰爭的可能。目前中國微信熱傳的一篇文章,就是蘭德公司最近發布的關於美中戰爭可能性的研究報告。

美國危機的根源是在冷戰後的全球化高潮中犯了一系列重大的戰略錯誤,一個錯誤就是過快推動金融全球化,削弱了民主政治對資本的制約,一個錯誤就是低估了中國經濟崛起的潛力,讓中國國家資本主義坐大,一個錯誤就是沒有抓住俄國民主化改革的機會,幫助俄國度過經濟改革的難關,從而未能讓俄國成為民主和自由陣營的積極成員,而最嚴重的錯誤,就是伊拉克戰爭給伊斯蘭激進主義勢力創造了空前的機會。

美國戰略錯誤的一個認識上的根源,就是冷戰後美國的主流意識形態,即新自由主義過於迷信市場的力量和美國武力,而低估了在不同文明背景下推進法治和民主政治的挑戰。這個錯誤不僅導致了美國的外交失敗,也導致了美國內政的失誤。今天美國和世界的危機正在令越來越多的人認識到,自由和平等的價值是超越左右之爭的普世價值,無論是左派的還是右派的偏執,都會傷害這個普世價值。這個觀點可以從這樣一個事實得到支持,今天挑戰自由和平等價值的弄潮兒們,無論是美國的川普,俄國的普京,還是中國的習近平,都不是真正意義上的左派和右派,而是追逐個人權力的機會主義者,雖然他們很可能真誠地相信,自己是救國救民的大英雄。

如果說普京的選擇多少與懲罰美國的戰略錯誤有關,那麼習近平選擇與美國對抗則最沒有道義基礎,而是以怨報德,同時,習的選擇也最冷人扼腕,因為今天的中國確實有幫助美國和世界度過難關,開創人類文明新紀元的歷史機會。

今天美國和世界面臨著多重挑戰,但最直接的挑戰就是伊斯蘭極端主義勢力對世界秩序的挑戰。伊斯蘭極端主義勢力的一大來源,就是穆斯林的人口優勢,而單憑美國和發達國家,即便加上俄國,對抗伊斯蘭極端主義勢力的人口優勢都很吃力。但是,如果今天中國站在自由和平等陣營一邊,格局將大不一樣。因為中國不僅有足夠大的人口規模,也有足夠大的經濟規模。所以,布熱津斯基提出G2,是真誠的,他不僅看到了中國的力量,更看到了中國行善的可能和機會。

中美會不會打起來?我的看法是,無論是否打起來,中國選擇與美國對抗都是極大的歷史錯誤。歷史已經證明,人類不會因代價巨大而放棄對自由和平等的追求。中國選擇與美國對抗可以增加自己和整個人類這一追求的代價,卻無法改變這一大勢。美國人的樂觀主義最深刻的根源即在於此,而與左右之爭無關,更與各種形式的種族主義、民族主義乃至宗教信仰無關。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