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評論】美國大選凸顯領導力危機


2020-10-20
Share

美國大選已進入最後衝刺階段。雖然鹿死誰手現在還很難判斷,但無論是拜登還是特朗普當選,都改變不了這樣一個明顯的事實,那就是處在十字路口的美國和世界,都不得不面對美國政治深陷領導力危機這樣一個嚴峻的挑戰。雖然目前的世界大局與二戰前頗有相似之處,但英國或歐洲難以期待一個丘吉爾,美國也不會有羅斯福,而習近平的中國給美國和世界正在帶來及可能帶來的傷害,與當年希特勒的德國並非不可並論。儘管在破壞方式上會十分不同,但畢竟中國是一個擁有十幾億人口的超級大國,同時又掌握了把當代尖端科技,包括生化技術大規模武器化的能力。

更令人矚目的是,美國政治的領導力危機與中國高度腐蝕性和破壞性的國力和影響力,有非常直接的關係。無論是特朗普還是拜登眼下競選遭遇的困境,都和習近平巨大的「軟實力」有關。我們已經知道,如果不是特朗普年初輕信了習近平,以為病毒會在氣溫回暖後自動消失,他或許不至於讓美國的疫情如此嚴重,而剛剛被曝光的所謂「電郵門」醜聞,雖然有很多事實尚待澄清,但沒有人懷疑,中共的「錢彈」對美國高層精英的腐蝕程度,已經到了嚴重危及美國國家安全的程度。即使拜登當選,這個問題也會是一個繼續困擾他和民主黨外交政策的一大問題。

正因如此,我非常理解為甚麼有非常多的中國人和海外華人支持特朗普,希望他連任能給習近平致命一擊,扭轉中國的大局,也改善全球大局。我自己也相信,在對付習近平和中共方面,特朗普比拜登有明顯優勢,因為這不僅是一個態度的問題。我們都知道,即使拜登勝選,美國也不會放棄把中共作為主要敵國的基本國策,但拜登的對華團隊,將無法與特朗普的相比,而解決這個難題,對拜登來說會極為棘手,因此會嚴重影響他的對華政策。

當然,這並不意味著拜登上台一定對習近平更有利。儘管習近平現在明顯不希望特朗普連任,但習的主要麻煩將越來越來自中國內部,而無論誰是下任美國總統,其實都幫不了他甚麼忙。根據我對中國國內的觀察,發現一些民族主義分子對拜登上台也不抱幻想,而是寄希望於美國發生內亂。那麼美國會不會發生內亂呢?對此,很多美國人也有擔心,而這種擔心,有可能成為幫助拜登勝選的重要因素。儘管如此,我相信大家也都知道,即使拜登當選,美國的社會分裂不會經這次大選而找到解決辦法。事實上,無論是特朗普還是拜登最後當選,都不是因為誰有一個能得到多數選民支持的願景,而主要是因為有太多選民更不喜歡那個敗選者。這正是美國政治深陷領導力危機最明顯的癥候。

那麼,會不會未等中國危機爆發,美國的危機反而先爆發呢?2008年,曾有知情人士認為,中國的金融危機已臨近爆發,結果是,美國的金融危機反而先爆發了。這一次會不會又出現這種情況?

應該說,美國政治的領導力危機不僅大大增加了這種可能,而且帶來了這樣一種危險,那就是在美國危機爆發後,中國內部的危機也爆發了,而深陷危機的美國,沒有能力有效地對中國進行積極干預。這讓我想到了這樣一個問題:如果羅斯福總統二戰勝利後仍健在,他會讓毛澤東奪得天下嗎?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