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評論】中國病毒有效阻擊特朗普革命

2020-11-10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此次美國大選,最令我驚訝的不是拜登險勝,而是特朗普竟再次顛覆了眾多「民調」,獲得了高達七千多萬選票。這個事實,加上拜登勝出對郵寄投票的依賴,清楚表明:沒有中國病毒全球大流行,特朗普將無可阻擋地獲得連任。而我們都知道,2020年發生的中國病毒全球大流行,絕非自然或偶然事件,而與中國的政治體制和政治文化的影響力有非常直接的關係。在我印象中,歷史上還沒有任何一個國家能像中國這樣,能對美國國內政局的演變產生如此重大的影響。這就迫使我不得不對涉及美中對抗的一些重大問題,做更深入的思考。

儘管特朗普的性格和作風令很多人反感,儘管他在防疫方面出現了不少失誤,但仍有超過七千萬美國選民投他一票,這個事實說明甚麼呢?這說明他們支持特朗普的政治革命,支持特朗普直面美國面臨的更重大的挑戰,特別是來自中共的嚴峻挑戰。而拜登的勝利,則並非是因為他對美國未來有更令人信服的願景,更不是因為他像里根那樣,有突出的執政履歷和經驗,這裡有許多對特朗普的人格和風格極為反感的正直人士,但也有美國種種弊端滋生的既得利益者,更有許多只看重眼前利益的普通老百姓。這樣一個組合,若不是因為中國病毒帶來的疫情是難以取勝的。也正因如此,這個組合也不可能支持險勝的拜登和分裂的國會推動任何實質性的變革,更難以支持美國應對中國的系統性挑戰,而是給了習近平一個十分難得的喘息機會。

美國大選的這個結果,讓許多堅持自由價值的中國人和各地華人感到極度失望乃至悲觀,是可以理解的。中國製造的病毒肆虐全球,反而令特朗普啟動的美國政治革命遭到阻擊,歷史竟以這樣的方式來作弄人,是年初武漢封城那一刻,任何人都想不到的。歷史的這一奇變固然有很多偶然因素所致,但也有深刻的動力根源,那就是來自文明衝突的動力根源。中國學術界的惡性競爭,有可能是中國病毒橫空出世的真正原因,而在中國的體制和文化背景下,這種惡性競爭得不到抑制,反而得到了美國政府的資助,導致了不亞於生物戰的災難性後果。特朗普和他的支持者,理解到了這種文明衝突的巨大挑戰和風險,但美國還有很多人不能理解這種威脅。

一人一票的民主政治有一大弱點,就是容易只顧眼前而不顧長遠,因為後代人不可能在場投票。制約這種不良傾向的,是地方和社會自治的文化積澱與傳統。 托克維爾早就認識到,美國民主有自治社會和文化的支持,但正如一些學者認識到的,全球化和訊息技術革命已經威脅到了美國民主賴以支撐的文化和社會基礎。美國的社會互信遭到了侵蝕,在這種情況下,放開郵寄投票,結果是災難性的。雖然中國的專制統治可以借大數據和人工智能來續命,但正如馬雲已經認識到的,這樣的中國不會有前途。問題是,中國一定會輸,不等於美國一定會贏。這就是為甚麼我看到特朗普今年得到了比奧巴馬當選還多的選票,感到了一點安慰。七千萬這個數字告訴我們,特朗普啟動的美國政治革命雖然遭到了中國病毒的阻擊,但「人還在,心不死」。因此,自由派不應悲觀失望。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