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評論】美國民主面臨前所未有的外部挑戰

2020-11-17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美國大選出現的複雜局面顯然鼓勵了習近平向美國和世界展示自己的強硬態度。有人曾預測,為了利用拜登當選獲得一個喘息機會,北京當局可能會放緩絞殺香港自由的步子。但事實是,未等美國大選結果的爭議塵埃落定,北京就對香港立法會的泛民議員下了重手,迫使所有泛民議員總辭,正式開始了對香港自由和民主的淩遲過程。大批準備移民他鄉的港人突然發現,北京現在對他們的態度是,人可以走,但必須把強積金留下,並將很大部分投資大陸A股。

與此同時,北京當局還利用《南華早報》透露了八月發射導彈的細節,非常露骨地警告華盛頓,中國有能力也有決心,以打擊美國航母來反制美國在南海採取的軍事行動。在經濟方面,北京緊急促成《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CEP)簽署,以顯示美國在經濟上孤立中國的戰略並不成功,北京對東盟及日韓和南太平洋地區的經濟霸權仍不可動搖。

習近平做出的強硬姿態,既是給特朗普看的,也是給拜登看的。他想告訴特朗普,他不會畏懼特朗普離任前採取的任何壓力措施,也不會對即將上台的拜登有所期待。他對待美中關係的基本態度將一如既往,那就是如果美國想顛覆他的權力,他會做拼死一搏。事實上,早在習近平與奧巴馬第一次會晤時,習近平就清楚地表明了他的這個態度。但我相信,當時的奧巴馬和美國菁英很難想像這種威脅的全部分量。畢竟,當時的習近平還沒有證明,他能把自己的權力鞏固到甚麼程度。美國人很自然會想到的問題就是,即使你習近平想拼命,別人也會讓你這樣做嗎?你能讓整個中國都為你的選擇去拼命嗎?更何況,當時大家還相信,中共不可能恢復領導人終身制。

但時至今日,我相信不管是特朗普還是拜登,乃至未來的美國總統,都能充分理解習近平最近表達強硬態度的重大分量。因為今日中國的國力和習近平的個人權力,都非十年前可比,這兩個因素結合在一起,意味著美國的民主正面臨前所未有的外部挑戰。

美國立國兩百多年,有過重大的外部危機,從1812的「火燒白宮」,到1941年的珍珠港事件,再到1962的「古巴導彈危機」,美國的民主面臨過生死攸關的外部挑戰,但都不如這一次習近平的中國帶來的挑戰。為甚麼這樣說呢?在核武器出現之前,美國遠離歐亞大陸的是非之地。因此,對美國民主真正的外部挑戰,是冷戰時代的蘇聯。所幸的是,赫魯曉夫還有一點人性,不敢與美國同歸於盡,而他的「同志們」不僅也不敢打,還把他拉下了馬。等到戈爾巴喬夫上台,「社會主義陣營」大勢已去,戈爾巴喬夫選擇順應時勢,為人類開創千年的和平。誰料到,習近平從戈爾巴喬夫的歷史決斷,得出了完全不同的教訓。更可怕的是,他得到了比戈爾巴喬夫還要重大的歷史機遇。

習近平對香港和新疆鎮壓之決絕,尤其在武肺病毒全球大流行之後,他對世界問責壓力毫不理睬,說明他的權力之旅,進入了新的境界。任何人要挑戰他的權力和意志,都會遭到不顧後果的打擊。馬雲只是最新的例子。不難想像,面對內部嚴重分裂的美國,習近平會對美國民主價值和秩序,發起更咄咄逼人的攻勢。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