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評論】2015:不祥的一年


2015-12-22
Share
com-2015 2015年中國和世界發生的各種"意外"和災變。(粤语部制图)

又到了回顧一年的時刻。

無論對中國還是世界,2015都是不祥的一年。中國的2015以除夕上海外灘的踩踏事件為開端,以深圳工業區堆土滑坡慘劇收尾,其間發生了一系列震驚世界的人為災難:東方之星的翻沉,天津港的爆炸,加上股災和霧霾肆虐,在所有國人心中都投下了巨大的陰影。

世界也是如此,最大的陰影來自歐洲的難民危機和伊斯蘭國發動的恐怖襲擊。這些人為的災難加上越來越不看好的全球經濟,更不要說越來越頻繁的極端氣候帶來的災難,讓每一個國家都沒有心思對其它地區發生的災難幸災樂禍。

且不說勉強度過歐元危機的歐洲人,現在又不得不為超過百萬的中東難民湧入國土煩心,在經濟復蘇強勁的美國,也有一本難念的經。最大的煩惱,就是當前火熱的總統大選。從無政治經驗的資本大亨川普,僅憑口無遮攔的三寸之舌,就顛覆了整個共和黨的當權派,把所有職業政客和其它競爭者遠遠甩在後面,在共和黨內一直高居民意支持頭名而不退。這一發展為美國明年的大選帶來極大的變數,從而給整個世界未來的政治格局帶來了極大變數。

2015年中國和世界發生的各種"意外"和災變,共同的指向就是,我們正在迎來一個動蕩的歷史時代。這個時代不可能在三五年內見分曉,而是有可能像上個世紀初葉發生的第一次世界大戰那樣,引發一系列後果極其深遠的重大事件,比如類似蘇俄革命這樣的歷史事件。因此,福山的"歷史終結"論,鐵定是錯了。

那麼,我們有沒有可能對正在到來的動蕩時代有所預見,或者說有所猜測?比如說,誰將扮演類似俄國那樣的舊秩序挑戰者的角色?什麼是這個正在到來的動蕩時代的主題?

想到這個問題,令我不由得想到習近平,想到習近平可能在21世紀的動蕩時代可能扮演的角色。

2015年,在中國和世界的政治和經濟精英階層中,有一個共同的趨勢,那就是對中國的強勢領導人習近平的失望和擔心在增長。三年前,當習近平剛剛上台執政的時候,人們都在努力發現他的積極和正面因素,這種努力的背後是看到了中國和世界的形勢不妙,看到了習近平一身系天下安危,他要是能做好,是天下之福。現在不然了,對於絕大多數精英來說,失望已經取代了希望,他們發現,習近平給中國和世界帶來的是更大的風險,因為習近平的權力越大,越可能一身禍天下安危。

我以為,這種憂慮的普遍存在是2015年中國和世界一個不爭的事實。美國的政界和民眾已經完全對習近平甚至對整個中國不抱任何幻想。即便是俄國,對中國也是一種不得已的利用,內心並無尊重。

問題是,中國和世界精英階層對習近平的普遍憂慮和擔心,有沒有真實的客觀基礎,會不會是對當前面臨的各種危機一種過度悲觀的反應?

坦率地說,我沒有能力回答這個問題。但有一點是肯定的,那就是2015年中國和世界發生的許多事情,給人帶來了太多不祥的感覺。國際上,面對伊斯蘭國的猖狂挑戰,奧巴馬猶疑不決,反應無力,致使國際社會群龍無首,危機不斷擴大。在中國國內,面對習近平越來越明顯的"文革"傾向,中國政治高層和知識界抵制無力。更重要的是,在國際和國內,都看不到讓人眼睛一亮的思想領袖和政治領袖出現,而是讓我們不得不去面對這樣一種令人生畏的可能,那就是2017年的世界舞台,有可能是這樣三個總統唱大戲,即美國總統川普,俄國總統普京和中國總統習近平。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