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評論】為甚麼普習聯手是對世界秩序的真實威脅

2024.05.21
【梁京評論】為甚麼普習聯手是對世界秩序的真實威脅
粵語組製圖

隨著美國和歐洲對中俄兩國採取了越來越多、也越來越嚴厲的制裁手段,我注意到海內外華人中不少人,存在著低估普習聯手對世界秩序威脅的傾向。有意思的是,低估普習聯手威脅世界秩序的,既有那些「愛國反美」的華人,也有一些親美反習的華人。

一些雖不親共,但自以為是愛國的人認為,美國和西方出於文化偏見,誇大了普習聯手對世界秩序的威脅,選擇了過於強硬的制裁方針,反而加劇了大規模衝突的風險。持這種觀點的人普遍存在的問題就是,他們自己的反美傾向讓他們看不到這樣一個重要的事實,那就是普習聯手,讓美國和西方很難分化中俄,尤其是很難實施聯俄反中的策略。特朗普就是這個策略的主張者和推行者。他最近對普習會的評論,大意是普習兩個人搞在一起只會幹壞事,說明他已經看到聯俄反中不大可能這個現實。

一些親美反習的人認為,普習聯手,大量消耗了中國能夠用於攻擊台灣的資源,因此客觀上有利於台灣,從而對穩定世界秩序有利。我認為這種邏輯沒有看到普習聯手威脅世界秩序的深層原因。普京和習近平都是在列寧主義的共產帝國秩序中長大的,他們能夠獲得最高權位,與中俄兩個共產帝國的制度轉型不成功有非常直接的關係。換言之,如果俄國的民主政治成功了,不會有今天的「普大帝」,而如果中國的改革開放如許多人所希望的那樣,推動了中國的政治改革,就不會有今天習近平「定於一尊」。

由此提出的問題就是,這兩個列寧主義的共產帝國向正常的「現代國家」轉型,是不是從根本上就註定搞不成?如果是這樣,這兩個共產帝國的轉型失敗,是不是一定會給世界秩序帶來巨大威脅呢?

對這兩個問題,我現在的認識是這樣的,列寧主義共產帝國的政治秩序所塑造的社會,不可能形成足夠的社會資本支持法治建設,而沒有法治成長的支持,民主政治和市場經濟都不可能發展成可持續的制度安排。也就是說,沒有美國和西方從外部支援俄國和中國的法治成長,步入歧途的俄國和中國是不可能完全靠內部變革完成現代國家建構的。但是,這不意味著今天普習聯手挑戰美國和西方主導的世界秩序是必然發生的。為甚麼呢?因為美國和西方曾經有機會不讓這兩個轉型失敗的共產帝國走到一起,也有機會不讓他們的實力,如現在這般強大。也就是說,俄國和中國這兩個紅色帝國的轉型失敗雖然有其必然性,但形成普習聯手這樣的局面也確有其偶然性。

如今我們必須面對的現實就是,這個具有偶然性的普習聯手格局,是俄中兩個列寧主義共產帝國轉型必然失敗可能形成的各種格局中,一種比較更危險的格局,因為普京和習近平兩個領導人如果沒有機會聯手,他們有可能早就被本國的反對力量搞掉了,而他們現在搞在一起,就可能比分開來要更加冒險、也更加邪惡;而兩個龐大國家的國力如果不通過兩個邪惡的領導人整合在一起,也不至於給整個世界帶來如此巨大的危險。

那麼,普習聯手會不會也給世界帶來了更積極的可能,比如說,加速了全球秩序重建的進程?這當然是可能的,但前提是,自由的國家和人民,必須首先為最壞的事情發生做好準備。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