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評論:一場維護良知與尊嚴的保衛戰

胡錦濤不加掩飾地對劉曉波以言治罪,並處以11年重刑,超出了絕大多數中國人心中的底線。即使為中共黨國的利益計,這個明顯帶有流氓色彩的政治決定,也絕非高明。但胡錦濤還是出手了,他不僅要向一切政治敵手炫耀自己大權在握,而且要對一切蔑視奴才哲學的人,進行一次集體羞辱。得知劉曉波獲重刑之後,我的感覺,就如同看到地方惡霸在光天化日之下當眾強奸民女,然後舉目環視,看誰敢有不平的表示。

2010-01-05
Share

九十年代,在海內外巨大的道義壓力下,中共專制政權在迫害知名知識分子時,一度有所顧忌。這一次對劉曉波審判過程之蠻橫無理和刑期之重,傳遞了一個重要信息,那就是中共最高當局自以為實力強大,已經完全不在乎自己的國際形像,有意擺出“我是流氓我怕誰”的姿態。

不論立場是左還是右,中國的知識分子不可能讀不懂胡錦濤重判劉曉波釋放的信息。這一事件已無關政治主張,更無關意識形態傾向,因為中共當權者除了關心一己之利,並無認真的主義和主張。重判劉曉波也無關政權穩定,因為胡錦濤很清楚,共產黨的國家機器空前強大,劉曉波一介書生不可能對中共政權帶來任何威脅。在犬儒主義、奴才哲學已經大行其道的今日中國,胡錦濤對劉曉波的蠻橫審判和重刑,完全是對中共治下一切還想要維護人的良知和尊嚴的知識分子進行的一次精神恫嚇與圍剿。

劉曉波曾經發問:“難道三叩九跪的皇權時代已經廢除了一百多年的今天,國人還自我作踐、找出種種理由為自己的跪姿辯護?僅僅是小康的恩惠和允許富人入黨的開恩,難道就使國人只會以下跪叩謝來顯示獨裁者的高大和恩典嗎?!”胡錦濤用宣判重刑,對劉曉波做出了不容置疑的回答。

面對胡錦濤的無恥恫嚇,生活在中共淫威下的知識分子怎麼辦?用什麼辦法抗議暴政,保衛人的良知和尊嚴,用什麼辦法來鼓勵民眾,不放棄對良知和正義的信念?胡錦濤之所以敢對知識分子進行精神恫嚇和圍剿,一個重要的原因就是中共不僅控制了所有傳媒,而且能夠剝奪一切有社會地位的知識分子的生計。中國知識分子,依然面對60多年前葉挺描述過的道德困境:“為人開的門緊鎖著,為狗開的洞敞開著”。

中國知識分子面臨的難題是,在無處躲避的嚴密監視下用什麼方式能夠發出集體的聲音?這不僅需要勇氣,更需要智慧。知名文藝評論家崔衛平意識到,在這關鍵時刻,一個人的道義勇氣與智慧,能夠支撐起千萬人的道義勇氣和希望。從元旦前到上周末,網上開始傳播崔衛平的私人博客。在“我們不放棄”的標題下,崔衛平公布了對90余名知名學者與文化人士就劉曉波獲重刑一事的訪談紀錄。這些人的身份和立場各不相同,但除了極個別人,大家都鮮明而堅定地表示,反對中共倒行逆施,反對以言治罪。

在我看來,這一次中國的知識和文化精英對胡錦濤集體說不,不是一場政治博弈,而是一場對人的良知和尊嚴的保衛戰。中國知識分子對中共當權者明確地劃出了不許以言治罪的道德底線,並且告訴當權者,在處置劉曉波的問題上當局已經越過了這條底線。這個集體的表態對中國政治文明進步的意義,超越了“零八憲章”,因為此次參與對中共當權者集體說“不”的文化精英人士中,有不少人並不贊同劉曉波和“零八憲章”,甚至有人是劉曉波的反對派。但是,在反對中共“以言治罪”,反對奴才哲學這一根本問題上,大家站到了一起。

中國的未來該是什麼樣?中國變革的路徑該如何走?這本來是可以爭論的問題。只要中國有足夠多的人不願做奴才,不放棄人的良知與尊嚴,中國就還有希望。但正是在這個根本問題上,胡錦濤和他的同伙有完全不同的看法,他們堅持,只要大家都甘心做奴才,天下就太平了。中國的知識分子對胡錦濤之輩發出了集體警告,如果他們不放棄奴化國人的痴心妄想,那麼11年,就不會是劉曉波的刑期,而是中共政權的大限。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