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評論:胡錦濤的困境與中共的險境

在如何給薄熙來定罪這個問題上,胡錦濤顯然陷入了困境,而這個困境的根源恰恰是他自己一手造成的,也就是說,胡錦濤今日的困境是因為他把中共帶入了空前的險境。

2012-03-27
Share

今日的中共有如一條突然發現自己駛入危險海域的航船。此前,中共頂層並非不知有這種風險,但胡錦濤只顧順風飄行。他的如意算盤是,在接近危險海域之前,就可以安全交班了,後面的事自有後面的船長負責。溫家寶作為大副,薄熙來作為一名有野心的二管,對此都十分不滿,認為胡錦濤太不負責,給中共帶來翻船的風險。所不同者,溫家寶認為向右轉是生路,薄熙來則認為只能向左轉。溫家寶只是呼喊,而薄熙來則串聯一幫人,准備在時機到來時自己操舵。

薄熙來挑戰了船長的權威,這是海上航行的大忌,不能不處理。但胡錦濤面臨兩個問題。首先,懲治薄熙來並沒有解決該向左轉還是向右轉中共才能脫險的問題。如果溫家寶真像所傳的那樣,堅持要為六四平反,是不是也應看作挑戰船長的權威?因為胡錦濤絕不可能接受這個主張。另外一個問題,就是如何治薄熙來的罪?這個問題的麻煩就在於,胡錦濤很快就不是船長了。搞不好,他今天整治別人的手段,明天會被別人用來治自己。

因此,對薄熙來的處理,既涉及重大路線,又涉及游戲規則。這兩個選擇有一個錯了,都會給中共政權帶來滅頂之災。這就是中共今日面臨的險境。胡錦濤的困境就在於,他作為一個即將離任的船長,既要對這兩大決策負政治責任,又沒有時間掌控決策之後的政治過程。而即將接班的船長,既可以推托責任,又有機會來清算自己。在我看來,這就是胡錦濤對薄熙來問題難下決心的原因。

薄熙來下台,提出了一個問題,那就是那些對底層有利的政策會不會隨之夭折。薄熙來離去的重慶已經向官僚們釋放出一個信號,只要不站錯隊,就不會影響自己的官帽,因此,沒有了野心勃勃的地方大員相互競爭,也就沒有了民生政策的政治動力。評論家長平已經從廣東的變化看到了這個苗頭。這其實是導致薄熙來卷土重來最有效的途徑。胡錦濤不大可能不知道這一點,但是,他又有什麼辦法讓那些驕奢淫逸的官僚們去認真關注民生呢?
http://www.newcenturynews.com/Article/gd/201203/20120325195631.html

溫家寶提出平反六四,試圖打出政治民主化的旗號對抗薄熙來的共富路線。溫家寶的路線顯然不可能被黨內接受,他只可能寄希望於黨外力量的響應。問題是黨外的自由派到底有多大力量?孔慶東最近的言論表明,在黨內失勢的左派也完全可以接過民主的口號,如果他們把民粹的民主和共富旗號一同打出來,豈不是做實了再來一次文化大革命的危險?

中共最深刻的危機就在於,自六四以來的黨內政治生態,已經沒有正派人士生存的空間。無論是向左還是向右,都是一種純粹機會主義的選擇。這和文革之後的情況存在根本的差別。當時經過幾十年政治運動,中共內部有一大批因為敢說真話,實事求是而長期遭受屈辱的干部。習仲勛就是這類人的代表。這些人是支持鄧小平代表的文革中失勢的中共當權派發動改革的中堅力量。他們對毛澤東種種荒唐政策的反思,他們親歷的不公平遭遇,都成為八十年代改革寶貴的思想和道德資源。沒有這股力量,鄧小平向右急轉的改革路線是不可能成功的。

中共的國家資本主義比西方的資本主義更壞,這已經是人所共見的事實,如果繼續沿著過去二十年的路子走下去,唯一的可能就是發生革命。薄熙來並不是中共黨內唯一看到這個危機的人,但為什麼只有這個大家都害怕的野心家采取了行動?這才是真正值得胡錦濤和中共大員們認真反思的問題。

作為一個無能的船長,胡錦濤寧用奴才和壞人也不用好人,這是不爭的事實。薄熙來能興風作浪,離不開這種政治生態。如果胡錦濤對薄熙來的處置不能給新船長改弦更張帶來機會,則翻船的風險會更大。而新船長若不追究胡的責任,又如何能改變這種政治生態?這是胡錦濤的難題,也是習近平的難題。(自由亞洲電台粵語部評論 https://www.rfa.org/cantonese/commentaries)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