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评论:2010年夏季的形势

之所以套用当年毛泽东文章的题目,是因为我感到今年夏天中国的政治形势颇不寻常,有可能像1957年那样对后来发生重大影响。

2010.08.31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关键的新动向是,无论在下层还是上层,胡锦涛的治国方针正招致前所未有的不满,而薄熙来主政的重庆则在遏制官权,改善民生方面取得重要突破。两方面的合力,可能全面冲击多年来中国官民利益分配的格局,打破维持这一格局的高层政治平衡。果真如此,今后几年中国政治走向大转折的可能性也就大大增加了。

胡锦涛利用中国人的怕乱心理,以“不折腾”为幌子不作为,结果是权贵继续暴富,平民继续被剥夺。只要对比一年多来富人与穷人资产价值的变动,“不折腾”的结果就完全清楚了。因此,现在所有人都看到,胡氏的“稳定”与“和谐”不可维系。

如果说下层的不满表现为更多大规模集体维权,那么上层的不满则不仅表现为知识阶层对当局更多尖锐批评,更表现为高层人物开始大胆地对胡发出公开警告。这方面,8月份出现两个标志性事件。一个是《凤凰周刊》发表刘亚洲的所谓“西部论”,一个是温家宝在深圳的讲话。刘亚洲直言,中共若不敢改革,“它就必然灭亡”。温家宝也放出“狠话”,停滞和倒退,“最终只会是死路一条”。两个人传递了相同的信息:胡锦涛已经把这个国家带到危险境地,而他们不愿再与之同舟共济。

但谁都清楚,胡锦涛的问题不是他想不想改革,而是他根本就没有本事改革。胡的小聪明就在于,他知道只要不触动官僚和权贵的利益,就能稳住宝座。八年来,事实证明这个小算盘没错,尽管国家与社会受损,但还有两年,胡锦涛就要“卫冕成功”了。

2010年夏季,胡锦涛的既定方针遭到了最强有力的挑战,而挑战者又是主政重庆的薄熙来。薄熙来对胡锦涛治国方针的挑战始于2009年的“唱红打黑”。虽然“唱红”未获全国性反响,但“打黑”却触及了地方权贵与黑恶势力勾结这个普遍问题。胡锦涛不敢正面“接招”,但还是成功地化解了这个问题。

今年薄熙来又抓住了另外两个关系全局的民生问题,进城农民户籍和保障性住房。薄熙来对这两个问题大做文章,再次使自己成为公共舆论的中心人物。

本周《南方周末》告诉读者,各地政府的保障性住房建设举步维艰,重庆却拿出了一个全国瞩目的样板。记者原来的题目是“为何独重庆能办成公租房这事”,但太刺激人,最后被编辑改成“重庆公租房:开锣,猛进”。幸好那个敏感问题的答案被留了下来。

记者告诉我们,重庆推进保障性住房建设的秘密,在于薄熙来把城市地租从官僚和权贵手中夺过来分给穷人,而官的日子开始不好过。

这就不仅告诉我们,为什么其他地方难以推动保障性住房建设,更重要的是,它让我们知道,若没有人能挡住薄熙来,他将会颠覆现在中国的分配规则,来一场让“官不聊生”的革命。

事实上,2010年夏季,薄熙来的新政正在迫使每个中国精英去思考,此人对中国的未来可能意味著什么?

一些人毫不隐讳,他们认为薄熙来是未来中国的希望甚至是唯一希望,而另外一些人则婉转地表达了隐忧,薄熙来会不会是二十一世纪中国的希特勒?

薄熙来确实暴露出太子党的一种严重的危险倾向,那就是回避反省中共的罪恶。他只讲红色记忆,不讲苦难记忆。而可怕是的,没有苦难记忆的民族,免不了又会让邪恶重来。

不过,我认为没有理由现在就认定薄熙来是中国未来的威胁。薄熙来未来的角色不仅取决于他本人,也取决于未来情势和对手。没有日本侵华,没有蒋介石的心胸狭隘,怎会有毛泽东无法无天的机会?2010年的夏季,胡锦涛正在作一件蠢事来帮助他的对手,那就是把更多平庸的亲信派作地方首脑。他可能想孤立薄熙来,殊不知这只会加倍重庆模式的吸引力。在我看来,对未来中国最有利的事,就是让更多有人格力量的人出线与薄熙来竞争。不过,胡锦涛不会有这样的志趣和器量。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