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評論】從伊朗核協議看奧巴馬的外交戰略思維


2015-07-28
Share
com-obama-800.jpg 2015年7月15日,奧巴馬在白宮舉辦記者會談伊朗核協議。(BRENDAN SMIALOWSKI / AFP)

經過長達兩年的艱難談判,伊朗核協議終於敲定,成為當前國際社會的一件大事。圍繞這個協議,美國精英在過去兩週內以各種方式展開了激烈而深入的辯論和討論,讓外部世界得到一次機會,對美國外交戰略思維的最新演變以及世界秩序面臨的挑戰有了更加深入的了解。

ISIS的意外猖獗,俄國在烏克蘭危機中擺出與美國和西方對抗到底的決心,加上中國崛起給全球帶來的極大不確定性,讓越來越多的美國精英意識到,世界秩序正在面臨冷戰結束以來,甚至是二戰結束以來最嚴峻的挑戰,越來越多的人,嗅到了二戰爆發之前的不祥氣味。

任期還剩不到兩年的奧巴馬能不能有所作為,能不能給未來美國的外交戰略留下重要遺產,成為美國各界精英都十分關注的一大焦點。奧巴馬本人也非常清楚,伊朗核協議的成敗對他的歷史地位關係極為重大。正因如此,有些人認為,奧巴馬沒有必要急著與伊朗達成協議,因為就國內政治形勢而言,奧巴馬的內政和外交最近斬獲頗豐。他的醫改得到最高法院的支持,他與古巴恢復了外交,政治支持率穩步上升,奧巴馬完全可以再拖一段時間,逼迫伊朗作出更大讓步,但奧巴馬還是趁熱打鐵,與伊朗達成了協議。

從這些天奧巴馬本人以及美國精英的言論來看,我認為奧巴馬應該是對的。伊朗核問題與中東其他突然爆發的危機不同,各方已經有了長時間深入對話,此時若不當機立斷,反而會增加錯失歷史良機、貽誤大局的風險。

雖然在細節上,伊朗核協議肯定有可改善之處,但一個基本的事實是,該協議為推遲伊朗核危機的爆發,贏得了十年左右的時間,而這十年時間對未來世界秩序之演變十分關鍵,這是奧巴馬國際戰略思維的一個基本出發點。

奧巴馬的另外一個基本出發點就是,經歷了伊拉克戰爭和阿富汗戰爭的失敗,美國選民不會支持鷹派對伊朗核問題乃至其他中東危機的強硬路線。在這個前提下,對美國可能最有利的一個外交戰略賭博,就是解除對伊朗的經濟制裁,可望促進伊朗國內的政治變革。這場變革將會有助於伊朗國內理性的溫和派獲得主導地位,從而有助於美國緩解中東的危機,尤其是有助於打擊ISIS的國際合作。

批評奧巴馬的人認為,這種思維無異於二戰前對納粹德國的綏靖主義戰略,因此,將會帶來同樣的甚至是更大的災難性後果。奧巴馬的回應是,"請你們拿出更好的選擇來",言下之意,"量你們也拿不出有可行性的替代戰略。"

在政治上,奧巴馬確實抓住了強硬派們的致命弱點,他們確實沒有足夠的力量,尤其是在兩場失敗的戰爭之後,再沒有足夠的政治信用,說服美國人民支持他們的強硬路線。

那麼,奧巴馬的外交戰略思維是否因對手拿不出替代戰略就自然正確了嗎?我相信他本人也不會如此簡單。不過,奧巴馬主導的伊朗核協議,確實提出了一個極為深刻的問題,那就是在世界秩序無法靠戰爭來建構的核武時代,人類有沒有可能以某種"鬥而不破"的方式來推動正義的秩序?迄今為止的人類歷史,令人很難得出樂觀的結論。因為目前的世界秩序,包括中國在內很多國家的內部秩序,都是大規模戰爭的直接結果。其實美國今天的內部秩序,沒有150年前的那場內戰,也是不可想像的。

儘管如此,我認為奧巴馬真誠地相信,面對冷戰後的世界秩序正在崩潰的現實,對世界秩序承擔最大責任的美國,應該抓住伊朗核危機這個機會,嘗試一種新的世界秩序建構機制。這個嘗試固然很可能失敗,但如果成功了,將是人類的巨大福音,奧巴馬也將因此而名垂千古。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