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評論】解讀這個時代的"任性"


2015-02-24
Share

不久前,我的朋友用"任性"這個詞來形容習近平旁若無人的領導風格。當時我感到頗為傳神。後來我才發現,原來"任性"這個詞已成為2014年中國大陸的流行語。

百度上是這麼說的:

"'有錢、任性','我有錢,我任性','有錢就是任性','有錢就是這麼任性'是現2014年最新流行起來的網絡用語。用來調侃有錢人令網友大跌眼鏡的做事風格,並被衍生出類似用語,如'成績好就是任性'年輕就是任性''攜氧從不降價,效果好就是任性'等等。"

事實上,任性已經不僅僅是有錢人的特權,而是一種相當普遍的社會風氣。不過,仔細想一想,任性成為一種社會風氣,確實和有錢,也就是中國這些年來的財富大膨脹有非常直接的關系。

習近平現在很多"任性"的言論和決策,若沒有國家的財力做後盾是不可想像的。富人們任性,也好理解。財富不僅為他們創造了中共掌權後不曾有過的私人空間,而且,空前發達的傳媒,更是放大了有錢人的"任性"對普通人的心理影響。

不過,普通人也越來越"任性",卻不能簡單歸結為富人的影響。不惜代價的經濟增長,推動了和平時期前所未有的人口大流動,導致整個社會紐帶,尤其是家庭紐帶的松弛,加上獨生子女政策的後果,催生了個人意識特別強烈的80和90後,沒錢的人,也有機會以各種方式來"任性'一把。

不少任性的方式是具有自我傷害的性質,如中國青年一代大量吸煙,執迷於網絡游戲。但互聯網上的文字、聲音和圖像的交流成本越來越低,給"任性"的個人表達開放了幾乎是無限空間,是這個時代"任性"成為社會潮流最重要的技術原因。

中共當然不希望這種"任性"表達的潮流威脅到自己對權力的壟斷,因而非常自覺地打壓和監控各種嚴肅的政治表達,同時有意識地放任低俗、自我中心的"任性"表達,比如各種"炫富"的任性,尤其是鼓勵那些攀附和獻媚權力的年輕人的"任性"表達。芮成鋼就是這種功利性的"任性"模範。

芮成鋼的急劇竄升和隕落揭示了這個時代青年中真正的主流價值與中共權力體系之間的關聯。這個垂死的權力體系沒有任何精神上的東西來吸引青年人,只有求助於刺激青年人的貪欲來延長自己的生命,那些沒有拼爹本錢的"外省青年",想要獲得"成功",就只有選擇芮成鋼版的於連之路。

但這條路畢竟太窄了,即使不在意出賣靈魂和肉體,芮成鋼的下場也證明,對太多人來說,這樣的"任性"成本太高,風險太大。以至於我們看到了這條路似乎後繼乏人。比起芮成鋼,周小平和花千芳的任性,確實是大失水准。

因此,更多人選擇的是一種廉價且急速獲取"現世承認"(許知遠)的"任性"方式。在網上,我們可以搜到各種版本的"有錢就是這麼任性",代表了這類選擇。這類"任性"看似沒有政治性,但不僅折射了中國病態的社會,也毒化著中國的政治氛圍。

也有不少人選擇在網上直接進行高度情緒化的政治表達。這種高度政治化的任性很大程度主宰了中國的政治話語,這種話語實際上不相信政治對話與和解是可能的或有意義的。雖然當權派和反對派都存在這個問題,但責任主要在當權一方的"任性"。

這種任性表現在當權者完全無視世界和中國的政治現實已經發生了巨變,其中最深刻的變化就在於,在今天的發展水平和技術條件下,靠大規模的政治暴力來維護權力或奪取權力,不論對自己還是對社會,都意味著自殺,是災難性的選擇。在這種情況下,當權者繼續用過去暴力的成功來為今天的權力合法性辯護,是完全不負責任的任性。

當權方的潛台詞是,我為了保住江山是不惜殺人的,反對方的潛台詞是,你敢殺嗎,你殺人的結果是你自己一定不得好死。事實是,當權方並不敢隨意殺人,同時又不敢放棄用殺人來威嚇權力的挑戰者。這樣一種格局,是各種政治力量都可以在話語上玩"任性"的基礎。

問題是,這種大家都玩任性話語的局面能無限持續嗎?顯然也是不可能的。那麼,打破這種格局的可能性是什麼呢?我以為最大的可能就是一場"來自上層的革命"。這個判斷的依據之一是,自下而上的革命可行性幾乎不存在,因為組織大規模的政治暴力很難,而自上而下的改革也搞不動,因為維護權力合法性的話語已經失效。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