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評論】紅二代與黨天下的終結


2015-01-20
Share

最近和一個朋友聊如何理解習近平上台後的言行,他的看法是只要理解紅二代,也就是文革前的所謂高干子弟或文革初的老紅衛兵,也就能理解習近平,因為習近平的父親雖然在文革前就失勢了,但習近平自己從未能離開這個圈子,他的精神世界和情感生活,與"紅二代"息息相通,高度一致。

這個看法深化了我對習近平的理解。也就是說,習近平雖然插過隊, 在基層生活過多年,在官場上也混了幾十年,但是在社會和文化身份上,他從來就沒有改變自己與紅二代的認同,因此,他的價值取向和思維方式,尤其是他的愛恨情仇,很難超越紅二代。

不過,紅二代內部的差別非常之大,尤其是改革開放這麼多年,有出國的,有經商的,在意識形態和對待中共革命歷史的態度上,更是存在非常深刻的分歧,更不用說,許多人的家庭之間還有很深的歷史宿怨。那麼,習近平究竟與哪一類紅二代交往更密,受他們的影響更大呢?

現在看來比較清楚的是,對習近平影響比較大的是那些留在體制內,在仕途和財運上都不太得意的紅二代。為什麼這樣說呢?因為習近平上台以來的所作所為,與這些人的心情和想法高度一致。這二十多年來,留在體制內的紅二代,眼睜睜地看著大大小小出身平民的的貪官們越來越肆無忌憚地斂財,而自認是紅色江山主人的他們,既不能阻止這些奴才監守自盜,也很難分到一杯羹,他們的心情可想而知:失意、沮喪,憤恨,以致有些人精神失常。

有人會問,這些紅二代為什麼不也去經商發財呢?確實有不少紅二代曾下海經商,但是,在供給制中長大的紅二代中,真有經商才干的人並不多,多數紅二代鎩羽而歸。更有意思的是,紅二代搞行賄經商受到了平民官僚的普遍抵制,這是很多人沒想到的。平民出身的貪官,願意和丁書苗這樣的人做權錢交易,卻不願、也輕易不敢與紅二代做這類交易,除非是少數極有來頭和背景的紅二代。這其中既有微妙的"出身意識"作祟,也有現實的風險考量。丁書苗們是絕對不敢反咬劉志堅一口的,因為衙門不會輕信他們的證言,紅二代就難說了。

更不用說的是,那些留在體制內比較優秀的紅二代,他們越是能干,越是清廉,處境就越尷尬。南通的好書記羅一民,就是一個突出的案例。《南方周末》曾提出過"羅一民現像",羅一民高干出身,政績突出,深得民意,卻得不到重用,明顯是因為江澤民有意排斥這樣的紅二代,因為江澤民早已從胡趙反貪的下場得出了教訓,要保住權位,絕對不能用羅一民這樣的紅二代。

既然如此,習近平為什麼能生存下來,這是一個非常微妙的問題。可以肯定的是,如果習近平像羅一民那樣顯露德性和才干,如果習近平讓江澤民知道自己的能量和野心,習近平就不會有今天。

那麼,習近平能率領紅二代上演一場現代版的王子復仇記,實現中共黨國的中興嗎?這確實是習近平和一些紅二代的中國夢。他們有一個主要的信心來源,就是中國現在國力空前強大,沒有任何國家敢來干預中國內政。但是,對於龐大的中國文明來說,她的真正威脅從來就不是來自外部,而是來自內部。稍有常識的人都明白,只要中國人能團結起來,無人敢挑戰這個文明。

中國人團結不起來,根本的原因就是太少人真把這個國家當成是自己的。帝制時代,經常連皇帝都懶的承當。黨國的問題就更大了,實際上成了一個無主之國。中國的貪腐能發展到今天的程度,與這一點實有根本性聯系。許多紅二代自以為是這個國家的主子,但在關鍵時刻,包括習近平在內,誰敢發聲?鄧小平若真的替國家著想,會用江澤民、胡錦濤這樣的人取代胡、趙嗎?

今天中國的國力看似強大,其中有很大成分是透支未來、犧牲後代造成的泡沫。中共若不還權於民,落實地方和社會自治,讓更多人擔當起國家興亡的責任,已經解決不了基本的治理問題。越來越多的人已經看到這個嚴峻的事實。我希望習近平不要等到四面楚歌之時,才從自己的中國夢清醒過來。

不管情願不情願,許多紅二代將親眼看到黨國的終結。對那些還想替父輩和自己的尊嚴有所承擔的紅二代來說,真正的挑戰,是他們還有沒有能力和機會,為黨國安排一個有尊嚴的終局。否則的話,海峽對面的國民黨主席,連給這邊發回電的機會都沒有了。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