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評論】占中考驗習近平的糾錯能力


2014.09.30
commentary-620jpg.jpg 占中運動的發展表明,香港人對民主的訴求,完全不能用所謂外部敵對勢力來解讀。(粵語組記者文宇晴攝)

 

習近平對香港問題有一個最根本性的判斷錯誤,就是他認為香港搞真普選對他掌控大陸政局是不利的。這個判斷錯誤的根源有這樣幾個,第一,他不信民主,更不信中國人能搞民主;第二,他堅信香港的民主派後面有"境外敵對勢力"作祟;在這兩個前提下,他認為自己能夠贏得香港、內地,尤其是中共內部的足夠支持,迫使民主派就範。

我以為局勢的發展很可能與他的預期差距越來越大。最根本的原因就在於,習近平反腐暴露出來的問題太嚴重了,而且已經形成欲罷不能之勢。越來越多的人認識到,對習近平最大的威脅和挑戰,其實是來自中共內部的腐敗勢力。習若想在政治上生存下去,就必須調動一切相信正義的力量,進行一場根本性的政治變革。在這種情勢下,習近平一面與黨內貪腐勢力作殊死之搏,一面還要與香港民主派較量,其實是很不理性的。

占中運動的發展表明,香港人對民主的訴求,完全不能用所謂外部敵對勢力來解讀。事關港人的基本尊嚴,關乎香港前途和後代福祉,香港若再無人挺身而出、為自己的民主權利抗爭,不僅港人會遭到世界恥笑,中國人都會遭到恥笑。我相信習仲勛和他同代的共產黨人都能懂得其中道理,習近平為什麼反而不能理解了?

香港有法治和社會自治的基礎,因此,香港的民主政治是不容易出大亂子的。習近平和中共當權者害怕的是給香港真民主,會動搖中共的統治。這種思維可以理解。但眼下的現實是,真正動搖中共統治的是這二十年官僚階層不受約束的腐敗。在這個大背景下,香港民主政治的發展,究竟對大陸會是什麼影響?

從常識出發不難理解的是,有了民主自治權利的香港,並不希望中國內地出現局面失控,因為內地的混亂對香港沒有任何好處。合乎邏輯的推理應該是,民主自治的香港會支持內地進行穩健的改革,而不是像俞正聲所害怕的那樣,甘做顛覆中共的大本營。

這兩年,中共與香港民主力量博弈的過程告訴我們,習近平並沒有什麼得力的人才幫他處理香港難題。中共負責香港事務的高官們無法贏得港人的信任和尊重,不斷加劇香港危機。這是中共在六四之後逆向淘汰和全面腐敗的必然結果。在這種情況下,習近平與其讓這些無能和貪腐之輩綁架自己的香港決策,還不如大膽信任港人會珍惜自己的民主自治權利。

我的判斷是,習近平對香港民主派的強硬路線,是在十八大之前的決策。當時他對自己上台之後面臨的嚴峻形勢,絕對沒有現在這樣清楚。他現在應該認識到,他低估了中共內部問題的嚴重程度,他也低估了香港人爭取民主的意志。這意味著單純從政治利益的角度,他既沒有本錢,也不應該選擇與香港民主派對抗的政治路線。

習近平有沒有糾錯和調整的空間?我以為是有的。習近平對香港有誤判,外部世界對習近平又何嘗沒有誤判。很多人都沒有想到,習近平的反腐會走這麼遠。正因為他反腐沒有回頭路可走,為中國未來的政治變局帶來了很大的想像空間。

與中共抗爭的香港人與二十五年前北京人相比,政治上要成熟很多,這不僅增加了對習近平的壓力,也增加了習近平糾錯的空間。因為香港占中力量不會輕易給習近平動用軍隊來鎮壓的機會,只要習近平不把事情做絕,就有回旋余地。

不利因素是雙方存在巨大的文化和思想差異。這意味著習近平不可能很快地調整自己的認知和判斷,而需要時間、需要形勢進一步惡化形成的壓力。我相信香港的民主力量對此有足夠的精神准備。(自由亞洲電台粵語部評論 https://www.rfa.org/cantonese/commentaries)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