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評論】曼德拉的啟示及關於中國政治文化的反思


2013-12-10
Share

 

曼德拉的逝世並不令人意外,他受到全球如此多人的尊重和愛戴也不令人意外,中共當局和精英們對曼德拉去世的低調和彆扭,同樣不令人意外。因為他們現在最不願看到的,就是中國也出現一個曼德拉,特別是不願看到,被中共關在牢裏的劉曉波會被世界當成中國的曼德拉來對待。

我注意到中國媒體一方面對曼德拉逝世反應比較低調,同時也沒有忘記把美國奚落一番,因為里根曾經把曼德拉定性為恐怖主義著,把非國大黨定為恐怖組織。

曼德拉為二十一世紀的政治家樹立了一個標桿。在任何一個社會,他這樣品格的政治領袖都是極為難得的,對於飽受凌辱和踐踏的南非黑人來說,能夠出現這樣的政治領袖,而且獲得勝利,讓人感到上帝冥冥中在幫助南非這個美麗同時又被仇恨和罪孽吞噬的國家。

我相信很多中國人都會想到這樣的問題,中國會出曼德拉嗎?沒有曼德拉這樣品格的政治領袖,中國的政治轉型能成功嗎?

曼德拉給我印象最深刻之處,在於他把幾種難得的政治品格集於一身:巨大的道德勇氣,高貴的人格,以及說服人的能力。沒有這三者集於一身,想要讓如此多的黑人和白人都能超越仇恨,放棄武力,尤其是讓黑人放棄清算,完全不可能。

關於中國能不能出曼德拉的問題,我的結論有點令人沮喪。中國不乏有道德勇氣的人,但中國的政治文化讓這種人面臨難以克服的道德困境。中國政治的主流,不是種族矛盾,而是漢人內部的權力博弈。而早在兩千多年前,漢人內部的權力博弈就形成了一個很壞的傳統,要想成為最後的勝利者,參加這個遊戲的人就要"寧我負天下人,不天下人負我"。當大家都接受了曹操的信條,中國就很難產生人格高貴的政治領袖,因為大家都相信,這種人不可能贏。

南非的白人政治領袖和黑人民眾都看中曼德拉,說明他們都相信,只有人格高貴的政治領袖才能夠孚眾望,才有可能避免一場幾乎是無法避免的廝殺。很可能正是這樣一種極為恐怖的可能性,逼迫白人種族主義政權的領導人,作出了理性的選擇。中國政治和社會衝突的暴力水平不高,另一方面,地方和社會自治的水平也很低,在這種情況下,人格高貴的政治領袖反而不大容易有出頭的機會。換句話說,曼德拉是一種極端危機情勢成就的英雄。中國溫水煮青蛙的情勢,不利於曼德拉這樣的英雄出頭。

那麼,沒有曼德拉這樣的政治領袖,中國的政治是否就難以進步?我相信是這樣的。沒有傑出的政治領袖,政治很難進步。不過,對於什麼是好的政治家,我原來并沒有想的很清楚。曼德拉去世,令我對他有了一些了解,也對什麼是好的政治家有了更深入的理解。曼德拉對我最大的啟示,就是好的政治家,不煽動仇恨,這一點恐怕在過去更難做到,而在二十一世紀,應該特別強調這一點,因為人類已經有了更多的手段,以和平的方式化解衝突。

不過,這種"文明"的進步可能讓中國人"好死不如賴活著"的人生和政治哲學大行其道。我們看到,暴力鬥爭,生死抉擇畢竟在曼德拉的領袖品格形成中也扮演了重要角色。一種完全沒有"血性"的生活方式,一種習慣於做奴才的文化,怕是出不了曼德拉這樣的政治領袖。(自由亞洲電台粵語部評論 https://www.rfa.org/cantonese/commentaries)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