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评论】解读习近平胜利的意义


2013-12-24
Share


回顾2013年,最重大的政治事件之一就是习近平以令人惊讶的速度巩固了权力。如何解读习近平的这个胜利,是所有关心时政的人士都不可回避的问题。

习近平的胜利之所以令人印象深刻,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因为他年初的一些言论让人感到很不靠谱。其中最有代表性的就是关于苏联倒台"竟无一人是男儿"的议论。有好几个月,中国的一些大门户网站把习近平容易引起争议的言论放在显著位置,招引数以万计的攻击性评论,以刺激"流量"。而现在,仅仅过去大半年,此种情况已不可想像。不仅如此,有消息说,连秦晓这样具有红二代身份的体制内自由派,都遭到禁言。当然,习近平对自己也加强了话语管束:尽管离毛泽东120周年诞辰越来越近,却听不到他赞扬毛的新话语,反而有报道说他要读孔子的书。

对于各级官员来说,今年的变化更是恍如隔世。不少人因贪腐而锒铛入狱,更多人丢了官职。那种如花似锦的好日子,现在只有在梦中才能重现,"官不聊生"的感叹无处不在,而明年的日子将更不好过,很多人将失去公车福利,加入上班乘公交的行列。

习近平为甚么能够在如此短的时间里扭转形势?我以为审判薄熙来的过程和筹备三中全会的过程,都有助于习近平认识到,如果习近平不与毛左划清界线,就有可能动摇资本对他和中共政权的信心,招来灭顶之灾。反之,资本并不在意习近平高度集中权力于一身。

习近平的这个认识,成为三中全会决议的基础。这个决议之所以让很多人意外,就是它的调子与原来"红色江山永不变色"的调子有了太大的变化。

三中全会决定"让市场发挥决定性作用",是习近平给资本利益吃的一颗定心丸。不管情愿不情愿,习近平的这个选择是一个理性选择,因为他若决定与资本对抗,就是自取灭亡。

那么,在这个背景下习近平全面巩固了个人权力,对中国和世界意味著什么呢?我认为,习近平的胜利意味著中国从非理性的国家资本主义,转向比较理性的国家资本主义,迈出了重大的一步。江泽民、胡锦涛时代的国家资本主义之所以是非理性的国家资本主义,原因很简单,因为那个时代的国家资本主义是一种"无主"的,也就是没有主人的国家资本主义,不管什么人,只要沾上国家权力,就可以捞一把,这种非理性的国家资本主义显然已经搞不下去了,这正是毛左们蠢蠢欲动的原因,也是许多有钱人纷纷移民海外的重要原因。

那么,习近平为甚么有可能把非理性的国家资本主义转变为理性的国家资本主义?很多人强调他的品格,但我更接受这样一种看法,习近平知道,他要是再不担当起一国之主的责任,他自己很快就完蛋,而整个国家也可能陷入巨大混乱。习近平的胜利不仅来自于他看到了这一点,也来自于很多人,包括很多官僚都看到了这一点,所以,只要他"拉下脸"来,大家都乖乖从命。

这是否意味著习近平已经大功告成了呢?还不能这么说,因为江胡时代造的孽实在太严重了。眼下最大的问题就是经济有可能稳不住。上周再次发生钱荒,说明2014年中国经济出现重大危机的可能性依然很大。

由此提出的一个非常深刻的问题就是,如果中国经济崩盘了,如果习近平的改革结果是一团糟,是否就意味著中国人在经历了一番"最后的折腾"之后,将迎来一个自由的中国呢?

现在看来事情并不这样简单。习近平的胜利,不仅仅是他个人的胜利,也是"好死不如癞活著"的奴才哲学的胜利。只要这种奴才哲学还主宰多数中国人的心灵,即使习近平失败了,国家资本主义的理性化恐怕依然会在中国获得成功。

不能理解这个道理的人,最好认真去读一下谌洪果刚刚发表的辞职公开声明。从中将不难理解,自由的敌人不是习近平,也不是中共政权,而是那么多好人都认同的奴才哲学。

习近平的胜利更是理性化的国家资本主义的胜利。可以想像,如果薄熙来没有下台,也不可能改变国家资本主义的基本路线,只不过习近平的廉洁和理性有利于国家资本主义的理性化过程更平稳一些。

毛泽东对自由的理解(不断革命,造反有理)是有问题的,但理性化的国家资本主义也不是自由的真正答案。中国版的国家资本主义之终结,需要有更多人像谌洪果那样在意自己的精神自由和人格尊严,也需要更多已经获得自由的人意识到它对自由的威胁。(自由亚洲电台粤语部评论 https://www.rfa.org/cantonese/commentaries)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