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雲會客室:程翔評溫總“政改”是空談

中國總理溫家寶周三在人民大會堂內,召開他任內最後一次的中外記者會。整個記者會全長三小時,打破過去所有記者會召開時間的紀錄。除此以外,溫家寶仍舊如過去般,一臉慈祥、溫文爾雅的語調慢慢繼續講九年前出任總理時已開始講的“政改”。

2012-03-15
Share

溫家寶說,粉碎“四人幫”後,中國共產黨實行了改革開放。但是“文革”的錯誤和封建的影響,並沒有完全清除。他謂:“現在改革到了攻堅階段,沒有政治體制改革的成功,經濟體制改革不可能進行到底,已經取得的成果還有可能得而復失,社會上新產生的問題,也不能從根本上得到解決,文化大革命這樣的歷史悲劇還有可能重新發生。每個有責任的黨員和領導幹部都應該有緊迫感。”

熟悉中國時事的香港評論員程翔對溫總再談“政改”,他有何反應?

“我覺得跟溫家寶以前所有的講話,無論由風格以致內容都是差不多,我不覺得有何特別令我感詫異的地方。也許,令我詫異的是記者會召開得那麼長,以前很少有。他仍是堅守官方的聲音。”

程翔覺得“政改”之說已令他聽到有點膩,不過,溫家寶是次引用“文革”為例,是否顯示政治改革的急迫性?

“我不覺得有何特別,因為他在去年會見吳康民時,已提及中國內文革的餘孽,文革的殘餘好嚴重。大家都知道,溫的心裏是意有所指,他是指薄熙來治下,掀起全國文革回朝風。去年,溫見吳康民已提這,今年發生王立軍事件後,他再重申提此事,只不過是論證自己一貫的看法。我覺得沒有太大新的地方。

他把政改提到那麼重要位置講,事實上,在其任內時,他也不斷提這問題。他講,但是,我們看不見任何實質的事,所以,人只能講溫家寶是次又語重心長再講一次。不過,他已是多次地語重心長講,但我覺得沒有實效。”

廣東省委書記汪洋早前在人大會議期間,也曾講到政改,他更指阻力來自體制內,溫家寶「只講沒做」,是否正因為這股阻力致他未能推行?

“我們看一個人的心,除了要看他講什麼,還要看他做什麼。余杰數年前已出了一本書《中國影帝》來形容溫家寶,是否真的做‘影帝’?或者他真的想做一點事,只不過是有心無力。不管是什麼,實質結果是中共間的問題,老百姓今天所處的狀況都沒有得到改善,這就是他作為總理要負責任的問題。我記得他曾說:‘多年來,沒有因為不負責而做錯事,但是,由於個人能力及體制問題,很多事做不來,感到歉疚。’體制可以說不是一個人可以扭轉,但是,溫家寶至低限度該以總理的身份,在國務院通過了高級官員財產申報制,他可身先士卒申報自己及家人的財產。

“身先士卒了,別人不理睬,你便可以說是體制問題。但是,他連領頭也不做,只是含情脈脈在鏡頭前,溫文儒雅地說話,這是沒用的!倘若他領先,公布自己及子女的財產,但仍不能改變周遭,別人便會心服口服,會信體制有太大問題。溫家寶至低限度可以公布自己的財產,沒有人能夠制止他,對嗎?作為總理領先做,別人有多麼的不高興,都能夠對別人起監督作用。

“我覺得他眼光似帶有淚水,之後,含情脈脈在鏡頭前說話,我覺得大家看多了也感膩了。”

溫總沒以身作則,率先公布自己的家財,是否跟早前網絡上曾流傳他的兒子財富等有關一些不能見光的事?

“即使,我不用‘不見光’的字眼形容因這些事難以界定,但是,至低限度可以說,他的好處是因為溫家寶的身份而得到的。坊間盛傳,溫的家人因為溫家寶的身份而取得某些行業的壟斷地位等。這些事未必會講是透過不法手段而取得,但起碼間接地跟總理身份有關,這點在網絡上很多傳言。倘他認為這些傳言不對,豈不公布財產?倘傳言屬實,因而不公布財產,這便顯得他其身不正。因此,無論他表現對人民擁有深厚的感情,最終仍是要拿出一、两件事真的做到了,你才可以說。

以余杰的書為例,余曾說,他的書出版後他個人會否有事,正是考驗溫家寶的誠意。余杰最終要出走,走前更被國安打了一頓。作為總理,溫家寶起碼可以在政治局常委就此事提出抗議!這些事發生了,若他仍隻字不提,就余杰批評溫家寶的權利及自由,溫家寶也沒有做,溫又怎能讓老百姓相信他常念念不忘說‘政治改革’是真的出於他個人想法呢?”

溫家寶在記者會上又說,欲邀請異見人士到中南海面談,未料,這更能程翔感到啼笑皆非,認為是一場戲!

“不須邀請人到中南海面談吧!有對話的渠道,異見人士表達的渠道很多,在網上隨處可見。現在的問題是,溫家寶為何仍縱容維穩費可以超過國防開支呢?在維穩費中,有很大部份支付網上‘警察’或‘五毛黨’等。若真有心跟異見人士對話,首先便要把箝制思想及言論的預算開支削減,作為總理,有權這樣做的。

他更加無須邀請異見人士到中南海見面,他只須容許異見人士公開舉辦活動,不受難阻,可公開辦各樣紀念會,他這樣做已可聽到不同的意見。說邀請人到中南海只不過是一場戲!就是向外界傳遞一個訊息,溫家寶重視異見人士的意見。”

本月初廣東省陸豐市烏坎村選舉一事引起海外媒體的關注,再度追問溫家寶什麼時候中國的老百姓可直接地選出自己的領導人?程翔認為,外界人對此事有不設實際的期望。他指,中國的鄉村其實是一人一票選自己的村委代表,過去未有吸引人注意而已。故此,其他村跟烏坎的一人一票選自己的代表,沒大分別,相反,他覺得要考驗中國政府是否真心推廣一人一票的直接選舉制度,關鍵不在村。

“這種自治,一人一票的模式能否在鄉級選舉出現。村在中國的政權組織裏,不是有權,中國的政權組織,鄉級才有,若鄉也容許有一人一票,這才有意義,村的一人一票,始終沒意思。”

問:社會主義民主政治,新的政治詞嗎?

“社會主義民主,不是首次講的詞。中國八十年代,思想大解放的年代,已不斷提及社會主義民主。不過,由於過去經歷過文革,大家對民主有熱切的要求,只不過,擔心提到‘民主’二字,害怕中共的大棍子又到,所以,不少人在‘民主’一詞前加上‘社會主義’,藉此區別於社會主義的民主。所以,社會主義民主一詞在文革後期已逐步出現。直至八十年代,真理標準的大辯論時,社會主義民主這詞是改革派一面很重要的旗幟。所以,溫家寶現在重提社會主義民主,我覺得又不是新事,只不過,八九後社會主義民主一詞,講也不能夠,現在,他再提,大家就感到新鮮事,這其實是中國老百姓經歷過文革的悲劇後不斷講的。”

對於有關注藏民的組織透露,藏民自2009年起至今先後已有多僧侶自焚,溫家寶被問及此事時,他否定年青僧侶採用此不利於和諧的手法外,同時間再度重申中國領土的統一性,聽罷不感令人感到人命如草芥。

“我強調國家的統一性,不過,國家的統一是建基於各民族的和諧共處。現在,在中共領導下,藏民是得不到憲法上承諾予他們的自治,因而出現了那麼多事。只要中共對馬列的意識形態不變,我相信中共對宗教始終有一種特別的見解,他們對宗教的看法往往會對小數民族的宗教信仰會造成打擊,傷痕是中共造成的。中共要國家團結,它首先要檢視自己的政策,有否對小數民族造成不利的地方,否則,用國家團結的大帽子壓制小數人的權益,我覺得這是不恰當的。”

引起中國社會及國際社會關注的重慶“打黑英雄”王立軍往美領事館一事,溫家寶相對作出簡短無新視點的回應,一日後,中國官方媒體新華社報道,重慶黨委書記薄熙來及副市長王立軍雙雙被撤職。程翔估計,中央不會再追究薄熙來的事。

“從王立軍事件發生後種種發生的事情,我十分相信中央的做法是,只要達到目的,即阻止薄熙來更上一層樓,其他的,到此而已。我擔心這是他們的做法,因為王立軍事件出現,其實也是跟中央欲給訊息予薄熙來‘仕途到此為止,出任政治局常委?無望!’。

王立軍事件發生了,中央更可明正言順因為發生了王立軍的事,所以,薄熙來入政治局常委無望。只要能夠阻擋薄熙來可以入政治局常委,現在的中央就不敢再進一步對薄熙來施加太大壓力,因為擔心他仍有很強悍的太子黨撐,再者,薄在過去數年於重慶,脅毛澤東的餘魂來令諸魂,脅毛澤東的餘魂來鼓動民眾,因而為自己造成一方的勢力。倘若中央藉王立軍的事件達到阻薄入進入常委的目的,其他事就可能不會再對其採取刑事或紀律處治。”

不過,程翔相信薄熙來仍舊可以做政治局委員。對於台灣及香港,溫家寶亦特別挑選了代表這两地的記者發問。溫家寶藉一幅分離良久的春山居圖的合在台北展覽,引伸中華文化具有強大的向心力和震撼力。程翔認為,中國一直沒有放棄過“統一”的想法。

“我覺得中共從來沒有放棄‘統一‘的想法。現在只是两岸關係緩和,因而避免用一些刺激台灣老百姓的說話來處理對台的關係。可以說,從來沒有放棄台灣的目的。只要台灣不推獨,大陸就可以不推統,故此,過去數年較少提統一的事。”

至於香港特首選舉的問題,自溫家寶以“公平、公正及依從法律程序進行,及選出大多市民支持的人”回答記者後,两名親中央候選人的陣營急不及待各自選取自己的解讀答案。程翔則另有想法。

“希望溫總不是通過這場合故意釋放對某陣營有利的訊息。他若真的這樣做,又那有公平、公正的選舉呢?他強調公平、公正的選舉時,我希望他這番說話不是用來隱諭支持某人。這番說話若被解讀為支持梁振英,他所謂的支持公平、公正便是廢話。”

經過3小時的記者會後,記者會終於結束,程翔猜想溫總耗費那麼長時間在記者會上,也許是因為他自覺在位多年,對於一些事感到內疚及遺憾,故藉此盡訴心中情,至於,什麼是溫家寶的遺憾?程翔相信是他提倡多年的“政改”後,民風絲毫不動而值得遺憾,至於溫總理的內疚為何?程翔覺得是泛不起半點漣漪的官員財產申報制度。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