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云会客室:地下共产党员揭港地下工作

香港特首选举如箭在弦,建制派参选人唐英年在本周更陆续揭出梁振英出任行政会议召集人时,两度说出冲击香港言论自由及集会自由的核心价值。虽然,梁振英否认有关说法。可是,梁振英的举措,却惹来昔日是香港地下共产党党员的梁慕娴焦虑,刻意由加拿大返港,公开承认自己的地下党员身份之馀,更揭出她认识的香港那些地下共产党员身份。

2012-03-22
Share

HK_Leung_underground_350.jpg
共产党员梁慕娴揭港地下工作。(粤语部特约记者刘云拍摄)

在亲中的香岛学校就读的梁慕娴,已年逾70,但思绪仍有条不紊,道出香港人甚至是中国境内青年人也未尝听闻的地下共产党的运作。梁慕娴谓,她中学毕业后,便加入了共青团成为团员,期后,获领导安排转正,成为正式的共产党员,不过,有关入党的程序,不在香港进行而是在广州,他们更没有任何党证文件证明自己的党员身份,而是在广州填一份表格,该表格收录在广州共产党的档案室。梁慕娴的党务工作便是在香港的学友社,当时,更在那里认识已故民主斗士司徒华。

梁慕娴坦言,搞学生活动只不过是表面工作,她实际肩负难以启齿的党务地下工作。

“学友社就是其外围组织,在内里做会再分表面及地下。表面上,我是主席,学友社是学生社团,会叫学生到社团里玩各种活动如唱乐、跳舞等,表面就是组织这些演出;但是,有一个地下工作就是发展党员的工作。学生来时,你跟他们交朋友,相熟后,跟他灌输爱国思想,慢慢就给你洗了脑。你便可以慢慢再询问他愿否加入。因此,目的就是扩展中共的地盘。”

梁慕娴指,地下党其实也会分不同战线,有教育,有新闻等。教育战线当中也分红校即红线及灰线,学友社便属于灰线。至于地下共产党员可能会是两、三人为小组或独自一人,但是,他们之上一定有领导,那她如何执行党的指令?

“我有领导人,他会每周约见我一次见面,或安排我约见一个小组,每周开一次会,这就是我每周向某领导汇报我在学友社干了什么,有多少人入了学友社,多少人被洗脑。领导亦会把上级的指示告诉我们,再著我们做。有时候,他们会组织学习如中央对文化大革命或毛泽东讲话的文章给我们学习。”

她更以香港六十年代发生的“六七暴动”为例,解释她们如何执行党的指令。

“这就叫做领导,若不做,怎能完成你做领导的工作?因此,六七暴动的例子,领导跟我们开会,个别谈心,然后说:‘要参与六七暴动’。初期,六七暴动只在学友社内开追悼会,控诉会,但之后,指示要成立‘斗委会’,这些全是领导人向你指示,你要执行。‘斗委会’是每间学校也有,最著名的是皇仁斗委会。往后,指示我们要搞一个名为‘文艺战斗队’因为我们的社团是唱歌跳舞的,要革命的文艺战斗会搞毛泽东思想伟大等的节目,命令我们要演出,这约十多人的队伍更曾到香港北角春殃街电车站做街头演出。”

港英年代,警方每见到有共产党的人便会立即捉捕,所以,共产党要转为地下,亦会作出相应的对策,著工会派工人保护学生,备有车队接送。此外,又会透过地下党员的通讯,通知学生等人假扮普通市民,在指定的时间及地点前赴集合地,当目睹被领导委派的人突然间冲出马路,从袋中拿出横额或红旗时,他们便要立即跑到他的后面排队开展游行。最震撼的场面,便是一群穿上白衣蓝裤,胸前戴毛章,手拿毛语录的学生冲上港督府。

回想当初,梁慕娴坦言感到后悔,故遥望香港今天的发展状况,她感到异常的焦急,昔日在地下共产党工作时洐生的种种轨迹,她感到历历在目,香港的核心价值正不断崩溃,当中包括去年底进行的区议会选举涌现的种票事件、中国副总理李克强访问香港大学时发生的818学生被警方阻挠示威事件等,最近,更目睹香港行政会议前召集人梁振英竞逐特首,她觉得一定要唤醒香港人让他们知晓有地下共产党之馀,这个地下共产党迄今仍旧运作,特首参选人之一的梁振英,从其实质行为表现及党规的运作,梁慕娴推算,梁振英是地下共产党员身份。

“梁振英是怎推算呢?现时找到的证据是他于1985年获得北京委任为基本法谘询委员会的行政委员,三年后,他接替新华社副社长兼基本法谘询委员会秘书长毛钧年一职,出任基本法的秘书长。……以中共的规定,这类秘书长的职位一定是由共产党员出任,毛即一定是党员,梁振英接替即他一定同样是。……地下党在香港是存在的。我是见证人,我要告诉香港人。再者,我也望作出呼吁,道出心低的说话就是:‘我反对地下党员当特首’。”

除此以外,她更道出肯定是香港地下共产党党员身份的人包括叶国华,即第一届特首董建华身边的特别顾问、现任立法会主席曾钰成,及他的弟弟即现任香港民政局局长曾德成;香港开放杂志总编辑金钟更覆述一名香港重量级政界人士披露已故‘文汇报’总编辑金尧如曾透露,香港有三梁是地下共产党员的身份,他们分别是梁爱诗,即香港前任律政司司长、梁锦松即香港前任财政司司长及梁振英即竞逐香港下届特首参选人。

“我认为因为梁振英隐藏得最好。我承认,我寻找有关他的资料,但是,怎么样也找不了。不过,我找不了,不代表他不是,这点十分重要因为地下党宣誓后,你的党案是在广州,所以,你是不可能随便拿到。这是事实,因此,我们不能讲要有证物呈堂证供。”

那怎样使地下党的决议变成香港政策推行?梁慕娴谓,地下党组织开会作出的决定,会由地下党员的特首把决议带到行政会议或立法会公开。再者,她推算行政会议内已有党组织,他们会配合特首,会把地下组织的决议,放在公开的行政会议上通过,成为香港的决策。情况就俨如洗黑钱般,梁慕娴认为,这正是最危险不过的事情,即使,地下共产党员当了特首,梁慕娴认为,他也不是香港的领导人。

“地下党员当特首后,有一名太上皇。太上皇是谁?就是香港工作委员会,即现时的中联办,中联办是公开的名字,实际上它是香港工作委员会,他们才是真正管香港,无形中,就是共产党管了香港。所以,香港人现在要站出来呼喊:‘反对地下党员当特首’。”

对于香港人及中央挂在嘴边的民望,梁慕娴认为现在的民调并不能真正反映事实。

“梁振英所谓的民望高,是骗回来的,因为香港人不知他的身份,所以,他的民意是不正常的,是民众不明真相下所得出的,是他骗回来。”

对于下届特首参选人唐英年、现任特首曾荫权、第一任特首董建华,梁慕娴相信三人都不是公开或隐蔽的共产党员,曾荫权及唐英年都是明显的香港人,董建华则是共产党的统战对象,而董建华是一名十分忠心的统战对象,因此,每事向中央寻求指示。她谓,香港其实可以自主独立,可惜,她觉得现任特首曾荫权无腰骨。

“现在香港的特首其实仍有其自主独立性,曾荫权可以听可以不听,可是,曾荫权没腰骨,多听(指示),他没有组织会议纪律规范,所以,他可以听或不听。然而,若由地下党员当特首,他有规范,他有组织会议,倘若不听从这组织会议的话,会被处罚。”她又谓,香港其实有三支管治队伍。

“香港现时已分为三个势力,我用了曹二宝的说法,香港第一支管治队伍是地产商及政府队伍,他们是建制队伍;第二支管治队伍是干部队伍;第三就是民主队伍。其实,香港现在是三组人。”

她更断言,第一支管治队伍作出错误的决择,不应该把有黑材料的人推荐为特首候选人。

梁慕娴又如何解释香港亲中报章披露,她回港亲证香港地下共产党的存在及揭示地下党员的身份的行为,背后是支联会支持?梁慕娴听罢一笑置之,认为无必要耗费气力回应,她强调自己没有任何的预谋,她更盼望媒体讲求中立之馀,更要讲正义及真相。

梁振英虽已否认自己是地上或地下的共产党员,这会否令其在本周日的特首选举可以出?抑或是唐英年出任香港的下届特首?甚或是首次出现流选?听众仍需要拭目以待。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