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韜政論】中共大規模的「抗疫」維穩行動

2020-02-27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隨著巴西男子確珍武漢肺炎,全球六大洲都淪陷了。

在歐洲,淨土瑞士近日也終於淪陷了,至於歐洲疫情最嚴重的是跟中共走得最近及願意配合一帶一路的意大利,截至周三(26日)凌晨已確診325人受到感染,11人死亡。針對歐洲多國疫情越趨嚴重,柏林夏里特醫院病毒研究所所長德羅斯登(Christian Drosten)表示,以目前情勢看來是難以阻止疫情的全球大流行。

無獨有偶,中東受影響最大的也是跟中國走得最近的伊朗,連負責指揮抗疫的衛生部次長哈利奇都確診了。哈利奇在周二(24日)否認了國會議員對政府隱瞞了感染該病毒真實人數的指控,也反駁已有50人死亡的說法,諷刺的是,話音剛落,就在哈利奇表示如果這個數字為真他就下台後的隔天,他本人就被確診。而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則指出伊朗可能隱瞞當地的新型冠狀病毒疫情,並強調德黑蘭當局應該如實對外披露實況。蓬佩奧更直接批評中國應對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的表現,指責中國打壓新聞自由,影響其他國家應對疫情。

多國情資及國安單位或政府高層都公開表示武漢肺炎是中共製造出來的人禍,事實上此種類生化武器有意無意已經將人類帶進「共慘世界」,不少中國防疫前線及內部人士都指稱中國受感染及死亡人數是目前公布的十倍以上。更恐怖的是全球出現不少無症狀年輕患者,很多地區甚至查不出感染源,因此,即使想要如實反映確診及死亡人數也是相當困難。

疫情爆發以來,中共花了相當大的力氣來做維穩工作,先是將死亡率持續地設在2.1%,但根據《中東之眼》報導,武漢肺炎已奪走了伊朗15條人命,感染總數達到95例。假如數字屬實,那麼就顯示死亡率比中共持續公布的2.1%高出許多。中共也繼續轉移病毒來源的焦點,近日宣布禁止野味交易,彷彿武漢病毒真的是來自自然界而非實驗室。

另外,中共一直被批評拖延外國專家進入中國了解疫情後,終於讓世界衛生組織WHO派出聯合專家考察組進入武漢。在結束為期九日的考察後(直到行程第八日才抵達疫情最嚴重的武漢市),考察組周二在北京召開發布會,組長艾爾沃德(Bruce Aylward)表示,中國去年底實施「極困難的措施」,成功延緩疫情擴散速度,並呼籲各國學習中國面對疫情的快速反應,他也感謝武漢人民的奉獻,並稱「全世界都欠你們一次」,而且表示他若感染想在中國治療。

不過當艾爾沃德在發布會尾聲被問及去過武漢的人都需隔離14天時,竟表示「沒有去過武漢的任何『髒區』」。這一回應立刻穿幫——既然沒有去過「髒區」,又如何大聲疾呼要大家都相信中共防疫措施?《華盛頓郵報》北京分社社長弗菲爾(Anna Fifield)砲轟,艾爾沃德身為世界流行病學家,竟以早上接受過檢測且趕搭飛機為由而不執行隔離相當離譜——當然,或許只有這樣的專家才能代表被中共透過譚德塞控制的WHO去中國考察。

根據《大紀元》的最新報道,中國之前為了更進一步加強對信息的控制,已經要求湖北省當局採取措施,而當局早已聘用多達1,600名的工作人員「5毛軍」隊伍,以24小時形式監察網上與武漢肺炎有關的負面訊息,並通過指定的軟件刪除有關的資訊。據知此隊伍截至2月中旬已經發現多達60多萬條帶有「敏感或有害信息」的貼文,並刪除了約近54,000個「謠言」。當局亦曾要求具有影響力的社交媒體人士撰寫近400篇評論文章,以及發表了近40萬條評論以反駁負面的公眾意見,藉此與中央政府的宣傳官員合力反擊負面消息,以達致維穩目的。

除了消滅負面訊息外,中共不忘對外發表維穩訊號,《人民日報》周二(25日)海外版吹捧「台胞青年投入防疫工作,對大陸信心不減」,國台辦旗下網站也刊載台灣學生到武漢求學的所謂「心得」,統戰意味相當濃厚。台灣媽祖遶境的爭議或許也隱藏著重大的維穩及統戰目的,透過早已被質疑乃中共馬前卒的台中大甲鎮瀾宮董事長顏清標來傳達武漢病毒無大害而媽祖會庇佑的訊息,實際上是要令台灣人對防疫鬆懈。面對中共各種亡台策略,不管是否甚麼陰謀論,也是不得不防。

- 梁文韜(台灣成功大學政治系教授)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